南无阿弥陀佛

一心念佛,放下万缘即布施。一心念佛,伏诸烦恼即持戒。一心念佛,无诤无求即忍辱。
一心念佛,不稍夹杂即精进。一心念佛,妄念不起即禅定。一心念佛,信愿往生即智慧。
真实心中念阿弥陀佛,就得一切诸佛护念、保佑。菩萨、天龙八部、鬼神拥护。
真诚清净平等正觉慈悲,看破放下自在随缘念佛。


您现在位置:尚思学佛修行网 >> 学佛讲堂 >> 刘素云 >> 浏览文章

刘素云: 答疑解难—关於送往生的几个问题(第一集)

  尊敬的各位同修,大家好!请坐。今天这节课是「答疑解难」,因为前面五节课都讲完了,根据同修们提出的一些问题,还有时间,我就在这里给大家解释解释,尽我所能。为什么今天说一说关於送往生的几个问题?也可能就是这个机缘,昨天晚上佛陀教育协会的一个义工同修,他的妻子身体状况不是太好,然后夫妻两个和我谈一谈,她的妻子就请教了几个关於往生的问题,我想她那几个问题实际在很多人生活当中,送往生当中都会遇到的。既然是这样,那今天这两个小时,我就专题的讲一讲关於送往生的几个问题。

  第一个问题,我想对当前送往生的一些基本情况,据我所知道的一些情况,谈谈我自己的一点看法,供大家参考。第一个我想谈一谈什么?就是求与送的关系。我们现在往往忽视了这个求,往往重视了那个送。求什么?求往生;送什么?送往生。你想想是不是这样?我们很少人说求往生吧?所以现在我们就得把这个关系把它搞明白。送往生是得在求往生的基础上,求往生是主,送往生是辅助的,得把这个关系弄明白。我们现在如果不把求往生的情况搞明白,你没办法送,实际我们平时那个送法有很多就是流於形式,起不到真正送往生的作用。譬如说这个往生者他能不能往生,首要的条件是三资粮是否具足。三资粮是否具足,第一个就是信,这个往生者他到底信佛不信佛,如果他不信佛,你就硬送他去西方极乐世界,好像可能性不大。所以信愿行三资粮他必须得具足。我们有时候送往生,往往就把这个忽略了,反正是谁要走了,家里人一请就过去了,连敲带打的在念佛号,这就叫送往生,实际这个就是太简化了,就是没把真正送往生的意思搞明白。为什么这样说?因为送往生是一件大事。很多人在往生的时候,如果是你用的方式方法理念如理如法,可能真把他送去了;如果不如理不如法,可能就把他耽误了。你想想,一个人这一生只能往生这一次,对不对?他得这个人身,他遇到这么一次机缘,这个往生的机会,究竟去哪里安家落户,哪里是他的归宿,所以最后这一哆嗦是非常非常重要的。因此我今天讲的第一个题,就是要把求与送的关系搞明白,两个条件都是重要的,但是第一个条件一定要是放在第一位的,就是他得求往生。

  再深一个层次,求往生他要往哪求?他是不是求生西方极乐世界?有的人可能是没啥求的,稀里糊涂来的,稀里糊涂就走了,这属於没求的。有的求能多活两天就多活两天,还有的求我觉得这生当人挺不错的,我求来生我还托生人。所以求不一样,那往生是不是一样?也不一样。我们说送往生送往生,我说送到哪去了他都往生,送到地狱他也往生,送到饿鬼道他也往生,送到畜生道他也往生,到极乐世界他也就往生了。你得说全一点,一定是送他去西方极乐世界,你得把这个搞明白,你就简单的说送往生那不全面。

  送往生咱把这个问题搞明白了,第二个问题,什么事最重要?家属的配合。没有家属的配合,你想送往生,它肯定是不顺利的。家属怎么配合?我建议助念团如果有这三种情况,我们助念团不要介入,可以撤出来,如果你已经进入了,我建议你可以撤出来。我不知道我这个意见对不对,好像以前没听别人这样说过。哪三种情况?第一种情况就是家属不配合,他不理解你送往生的意义,他对你这套做法很反感,这是第一种情况,就是家属不配合,不接受助念团的安排意见。因为你助念团是负责这次助念的主要人物,主要团体,你的建议和意见安排他的家属不接受,你没有办法助念,你就可以撤出来,因为你助念,最后的结局肯定是不好的。这是第一个情况要撤出来的。

  第二个问题就是家属内部意见不一致,譬如说兄弟姐妹、亲朋好友乱锵锵,这个也想说了算,那个也想说了算,有的甚至都吵架打仗,就这种情况,助念团没办法助念,可以撤出来。你如果没介入你就干脆别介入,如果你已经进去了,你可以撤出来。这是家属内部有矛盾,意见不统一。

  第三个是助念团自己内部意见不统一。我曾经说过,就是请助念一定要请一伙人,这一伙人我当时是说,譬如说修净土法门的,咱们就请修净土法门的助念团去助念。但是现在我又发现一个新的问题是什么?同样都是修净土念佛法门的,他的助念方式也未必一样。什么样的情况最好?就是这一拨人,七八个人、十来个人,出去助念的时候总是他们几个在一起,就是配合默契了。他们几个不会说,他要那样他要那样,就这样的情况是最好的。就是完全是修一个法门的,而且他们又配合了很长一段时间,这个配合已经很默契了,内部不会产生异议,这样的助念团请来是最合适的。如果助念团的意见不统一,也不可以请。这助念团你也别上人家去助念去,你们意见不统一,到人家家去助念,你内部开始闹矛盾,你说东他说西的,叫人家家里看著笑话一个,再一个就说人家不理解,这念佛人怎么这样,上我们家来念佛还打仗?那说不定让人家把你轰出去了。所以我上边就说,如果你遇到上面的三种情况,助念团一可以不介入,二如果介入了可以撤出来。这是第二个。

  第三个,关於助念的时间。什么时候助念团进驻助念最合适?根据我经历的这些,或者是听大家说的,这个时间确实是很难掌握。为什么难掌握?因为如果是这个往生者他预知时至这好办,那时间很明确。如果他要不是预知时至,身边的这些念佛的同修们,又没有那个能力能够观察出他究竟大约还能有多长时间,这个时间就非常难掌握。我记著上一次大连同修们送一个老人家往生,本来觉得好像三两天就可以送走了,也可能这个念头起错了,你愈想他快走他愈不走,结果送了二十多天。送了二十多天,把送往生的这些个同修们都累得精疲力尽,就是人困马乏了,这个往生者本人大概也不耐烦了,他的家属也疲劳了,所以就弄得最后收场也不好收,是不收还很难进行下去,就比较被动。所以说关於什么时候这个助念团进去助念,这个时间确实是很难掌握。但是如果有明白人,你哪怕能看出个大概都好。但是这个不能随便乱说,说本来我不知道,我也没看出来,完了我就给人说了还有几天。就像小刁她丈夫老齐往生的时候,因为我知道准确的时间,结果有同修就说,你家老齐就这样,半个月也往生不了。所以小刁就过去跟我说:大姐,人家说半个月往生不了,那我都让他们回去吧。我当时一看时间,实际已经就那么一两个小时就到点了,时辰就到了,结果我咋说?我没法跟小刁说。我就告诉她,我说你随便安排,你要把他们打发回家就打发回家,你愿意留下来你就留下来。后来小刁就把那些念佛的都打发回家了。那面刚走,有的家远的可能都没到家,这面人老齐往生了。结果我去找小刁要那个陀罗尼被,好给他盖上,小刁大吃一惊:走了?我说走了。她自己都不相信。所以说这个时间,如果有一个明白人能在旁边给你把握把握,看得明白一点,那是最好不过的。不宜提前太多时间。

  我给它起个名叫什么?如果这个送往生,你要搞成像马拉松一样,那可糟了,全都拖垮了。往生者烦了,往生的家属烦了,我们送往生的居士们心也起草了,他不会定下心来好好念佛的,这种送往生肯定效果是很糟糕的,所以这个时间应该大概有个估摸。如果说最佳时间是多少?我说最佳时间二、三天之内是最好的。如果是三天,可能大家还不至於感到那么疲劳。实际助念是很累人的一个活,这我们都参加过助念,都知道。如果时间长了,大家一疲劳就生烦恼,那个效果就不好了。所以如果能掌握的准确一点,三天左右是最好的。但是有时候可能就那个缘,有的甚至念了好几个月,你看大连那念二十多天,最后都有点招架不住了,你想要念好几个月,该是一种什么境况?你就那样,把人家庭的那个生活规律都完全打乱了。你十几个二十几个人住在人家家,天天连敲带打念佛,是不是人家里人会受不了的。所以这个时间一定要把它基本上掌握好,别太过早的进驻。有的居士心急,早点去,多念几天。心是好的,但是你考虑整个布局,似乎这样不太合适。就是不要搞马拉松式的助念,不搞疲劳战术,这是我能想到的第三点。

  第四点就是送往生要因人而异。送往生没有一个绝对的模式,我接触过这些个往生的人,给我的感觉找不出同样的,一个人一个样,各有不同。所以你都按一个模式去送不行,你得根据每个人的不同情况,采取不同的方式方法去送,这样才行。譬如说,就是这个往生者,他究竟现在还有什么心结没打开?他心结肯定是不一样的。譬如说我见过的同修,有的他什么心结?放不下。放不下谁?放不下财产,我家还有多少钱。实际他没有多少钱,就几十万块钱,就给他折腾的不知道怎么办好,就觉得我这几十万块钱我怎么安排?到他临走之前他还琢磨他这几十万,实际那算个啥!这是一个心结。再一个放不下情执,舍不得丈夫,舍不得儿女,舍不得孙男娣女。心结不一样,那你怎么办?你去给他助念的时候你就得,放不下财产的,你得打开他放不下财产这个心结;放不下妻子、丈夫、儿女的,你得给他打开这个心结。还有的同修,谁谁曾经得罪过他,他还恨著人家,就是到死还想著怎么报仇。这个心结你要不给他打开,你说他带著瞋恨心他上哪去?他肯定上地狱。所以每个往生者,他有不同的心结。

  干干净净、利利索索的,什么心结没有的,我就一心念佛求往生,有没有?有,我见著过那么几个。我就举个例子,一个是哈尔滨的一个老居士,常大姐,老人家都八十多岁了,老人家真是就一门心思念佛求往生,别的什么想法都没有。而且我去看她的时候,她跟我说话的时候,那是非常干脆利索的,满面笑容,就没有说这是要准备往生的人了,就没有那个感觉。所以对这个我一看,我就心里特踏实、特放心,这个老大姐就不用我操心了,你什么也不用说,你也不用劝她,我就坚定不移的相信,常大姐她一定会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。这是一个例子。还有一个例子,是一个年轻的同修,四十来岁。她往生之前她想见我,我去了,非常亲,因为她也是骨癌,和我姐一样病,也是截肢一条腿。她就在床上坐著,疼的时候她就前边有一个小长桌,就整个人就抱著这个小桌子这么晃啊晃啊。我去了以后,马上那就是给我的是一个笑脸,告诉我:刘姨,我一定往生西方极乐世界。特别坚强、特别难得的一个同修,我非常赞叹她。你说这样的人她能不往生吗?这样的人还用你操心吗?还用你给她什么所谓的开示吗?什么都不需要了。但是这样的毕竟是很少的,带著各种心念、各种负担、各种包袱的那还是多得多,还是占绝大多数。

  再一个就是每一个往生者,他的身边都是有冤亲债主的,这个冤亲债主有的我们能看得见,那就是人;有的我们看不见,就是那些无形众生。这个我们要认账,这个问题是存在的,绝对不是什么迷信。他历生历代的、多生多劫的,短一点说就上一生,他伤害了多少众生,你现在要想作佛去,这些个众生他恨你,他要报仇,那你要作佛去了,他找谁报仇?那就趁著你有气的时候,人才来报仇。报仇的方式方法就是折腾你,让你痛苦让你难受,第二个不让你念佛。有的同修说我提不起念佛的念头,怎么回事?人障碍你,为什么?以前你曾经障碍过人家,现在轮到人家来障碍你了,人家来报仇,非常正常。怎么办?忏悔。这个时候他自己忏悔如果是已经没有那个力气了,那谁来解决这个问题?助念的人里如果有德行好的,德行高的。我这么说我也不知道我得不得罪人,那你说谁德行好、谁德行高,咋挑法?但是事实就是这样的。去给他开示,开示这个求往生者的本身,你就在给他的众生开示。实际你说给这人听的,他众生他在听,比你听得还认真。

  昨天譬如说咱们协会那位义工同修和他的妻子,就是小刁我们四个人面对面坐著,我跟他说的那一番话,后来我直接就点破了,我说实际现在我是对著你说,也是对著你身边的众生说。要给人起个不好听的名就叫冤亲债主,说得好听点就是你的朋友,和你有缘的朋友。说的这套话的目的是什么?让他们原谅你,跟著你一起修行。我说你看这套话,如果他听懂了,他就不折磨你了。因为什么?你和他有怨,你找他报仇,你现在想折腾他,对不对?没有不对的地方,理解,因为他曾经折腾过你,可能都要过你的命,你现在让他受点小苦报,那可以理解。我说但是你想没想,你最后的结果是啥?你折腾他,他念不了佛,他去不了西方极乐世界,对你一点好处没有。你要是理解了,原谅他了,他下定决心,他今生一定念佛求生净土。他去西方极乐世界了,你们一个不落,都跟著去西方极乐世界,我说这个机会你为什么不抓住?你就是要了他的命又能怎么的?他这个肉身消亡了,没有了,他那个真我,人家该上哪上哪。你把他逼死了,这个命还给你了,你六道轮回的问题,你到底是一点也没解决。我说现在遇到这个好机会,你可以借好光,你好好支持他,让他好好念佛,他求生净土了,你们全都解脱了,都跟著去了。

  一开始的时候空气非常紧张,他夫妻俩跟我说的时候,因为语言我不是百分之百能听得明白的,我得仔细的听。后来我觉得愈谈愈融洽,愈谈愈融洽,等最后我们临分别的时候,我看夫妻俩,尤其他妻子,都是笑脸的。她问我的问题我都给她解答了,譬如说面对昨天那个情况,怎么跟她说?我可以这么说:没问题,你这是个小病。因为她是乳腺癌。你这是小病,治治就能治好,如果我这样说可不可以?她也不知道我怎么回事,那你见我了,我给你个意见,我劝你了,你挑不出我毛病。但是我觉得不行,那样我是对她的不负责任,我必须得告诉她真话。但是我还是比较婉转的,没有太直白。我说这样,一个念佛解决两个问题,我说全是念阿弥陀佛,一条道就是阿弥陀佛还有任务交给你,让你留在这个人世间,来为众生服务,我说你病就好了,我就是这个例子。我说想当年都给我判死刑了,我自己都给我自己判死刑了,你说她这就活过来了,还活得这么好。我说这是我认为阿弥陀佛有任务给我,所以把我留下来。我说你念佛,这是一条道。我说如果咱在这个人世间没任务了,我倒劝你早点回老家,愈早愈好。我说另一条道就是念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来把你接回原本的故乡。咱们来到这个世界上干什么来了?来旅游来了。

  我过去就给举过这个例子,极乐世界是我们本有的故乡,那么美好,我们现在出来时间长了,把美好的家乡都忘了,现在看看这个景点不错,看看那个景点不错,我说所有的景点你都看完了,该不该回家了?该回家了。一开始给我的感觉,她心里是什么反应?怕死。你想,我估计她可能也就不到四十岁,怕死,那我能感受得到。你说她怕死正不正常?正常,人之常情。你别说她这么年轻的,就是年老的,往往到他临走的时候还不愿意走。我公公那时候,到最后最后了,完了还说我要完蛋了,我不想走。他自己都知道他要走了,还告诉不想走。因为啥?舍不得他这儿子儿媳妇。因为我公公就留恋我们留恋到啥程度?他住的那个床是抢救的那种床,高,我们要是这么坐著椅子,他平躺著,他看我们看不清楚,费劲,所以他就让他儿子我俩就在他床前站著,在他侧面站著。一开始我不理解,为什么让我们站著,后来我才知道,我们俩站著个高了,他就可以瞅我们瞅清楚了。就是到最后,我估计可能咽那口气的时候,都恨不能那眼睛都没离开这个儿子。因为当时他最后走的时候,咽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我不在场,我老太太(我婆婆)怕我害怕,因为我没看见过死人,我婆婆把我支出去了,让我去买菜回家做饭。我哪知道老爷子要走了,老太太她有经验。

  所以说人的这个心念是特别主要的。你一定要理解分析透这个同修,这个要往生者,究竟他的心态是什么,他的心念是什么,他的心结是什么。你只有把这个东西你掌握清楚了,你才能送他,你说的话他能听进去,否则的话你就冠冕堂皇全是官话。像我们刁居士今天早晨告诉我说:大姐,举我的例子,让大家借鉴,别向我学习。她怎么的?不管见著这人什么种情况,就是一个模式,「好好念佛,上西方极乐世界」。可简单了,不用动脑筋。这个不行,咱们得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方法。最起码你得想,得让他接受你,让他接受你的话,他觉得他跟你挺亲,你说的话可信,这样你才能帮他、才能度他。你就不管人什么样,人家的身体状况,家庭什么状况,你就来一句好好念佛,上西方极乐世界。可能人家在场的家属,当时就不满意了,这干嘛?来了就让我们上西方极乐世界。那说白了,我今天早上跟小刁说,我说你那话这么说还比较柔和。我说要按你的性格,你就应该这么说,「你没别的路了,你就死去吧!」我说你要这么给人送往生,都给人送哪去了?都给人送地狱去了。为啥?人生气,一生气一瞋恨不下地狱吗?所以咱们送往生的时候,这方式方法,就是你的面部表情,你的一个眼神,对那个往生者都特别特别重要,我们一定要注意这个问题。你只有打开他的心结,扫除他的障碍了,你才能把他送好。

  就像我昨天说的那个佛友,我去看她,小刁不让,后来看完了我就摔了。然后她又走得不那么好,那就是她的心结我没完全给她打开。妈妈那个心结可能她打开了,因为她丈夫也说,这个你就放心吧,咱妈的事刘姨都包了,这个可能她打开了,但是丈夫这个心结,姑娘这个心结,我没给她打开。因为眼睛瞅著丈夫:我就舍不得他,我不愿意走,我不愿意离开他。你看跟我说话,握著我的手,眼睛是瞅著她丈夫,这个心结没打开,这是她走不好的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。所以我们送往生一定要因人而异,把每个往生者的心结在哪里给他找准,然后给他破解开。这是第四个。

  第五个,关於怎么开示,这就是每次送往生都能遇得到的,怎么开示。我理解,按照老法师曾经在讲经时候讲过,就是(这是我概括的)开示要简洁明了,不能长篇大论。我们有人开示,我也曾经听到过有人的开示,最少不下於半小时。我当时,你说咱们在座的你想想,我们活著的人,如果有人就跟你唠嗑(就说话),滔滔不绝的说了半个小时,你能不能从头至尾耐心的听?到最后是不是有点不耐烦了?何况他是一个往生者。他已经往生了,他什么也表达不出来了,他前面有一段时间,譬如说最少有八个小时,他那神识还没出去。我们看他已经死了,实际我们的一举一动,那个亡者他知道。他一看你这滔滔不绝都说些啥,像唠家常似的,甚至讲经比古的,像讲故事一样,开示这样是不行的。对於往生者的开示简单扼要,就那么几句话,让他提起正念,老实念佛,恳请阿弥陀佛来接引。就这几句话,简不简单?你何必说得那么罗罗嗦嗦的!

  因为在这之前,有一个同修给我讲了一段他的经历。他说有一次他去送往生,那次送往生可能那个家属不太明白,就请了二、三伙来送,一伙是修净土的,一伙是修禅宗的,一伙是修密宗的。不同的法门它送往生的方式方法不一样,咱们修净土的是念阿弥陀佛,那禅宗的,它有它的一套方法,密宗的我知道是持咒、诵咒。那这方法不同,你说这个亡者,你这面送他的人告诉他好好念阿弥陀佛,也给他念佛号,那面让他持咒,你得持咒子,那面告诉他什么,三拨人告诉他三种方法。有一拨告诉他,你找哪块亮,什么光、什么颜色的,什么光,你就往里进,不是那个光你就不往里进。结果这个亡者,咱们就当神话故事听,这个亡者就听,不让我找光吗,找对了那光我就钻进去,我就往生极乐世界了,我就去好地方了。所以他就是,那魂嘛,他就是属於飘飘惚惚、飘飘惚惚的,在这个空间到处去找人家指导他让他找那个光,结果他也找不著。那个光没找著,这面还督促他你快持咒,这面还督促他你快念佛。结果把这个亡者整烦了,通过一个居士的嘴说出来了,「你们到底谁说了算!让我怎么办?我是找光,我还是持咒,我还是念佛?」你说这个如果他不通过那个居士的嘴说出来谁知道?因为咱是凡夫,那看著他已经没气了,已经往生了。实际你说这个事是真的还是假的?我说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。

  确实存在这个问题,就像咱们,别说往生了,就咱们拿我来说,有人让我念佛,有人让我念经,有人让我念《六祖坛经》,有人让我念《金刚经》,就不用说别的,就这一个经,我就想了,你们到底谁说了算?我到底念哪个经?那最后不还是我自己拍板?我就念《无量寿经》。这是我有能力我自己能拍板,那往生者他可能到时候他没这个能力,他做不了主,就等著你们指导他。你要指导他一条明路,就一伙,就是念阿弥陀佛,其他的全都放下,他就一心念阿弥陀佛,他不就成了吗?那你说这么一整是不是糊涂了?所以这个开示一定要简洁明了。

  你可以多说两句什么?告诉他,除了阿弥陀佛之外,谁来接引也不要跟著走,包括释迦牟尼佛。为什么?魔道的,别的道的,可以变现其他任何佛菩萨的相貌,唯独阿弥陀佛变现不出来。因为阿弥陀佛是我们净土法门的本尊,本尊是不可以变的,他变了护法是不允许的。所以只有见阿弥陀佛,你就放心的跟他走。其他任何佛菩萨,譬如说释迦牟尼佛、弥勒佛、药师佛,等等等等来接,千万别跟走。再一个就是已经故去的家亲眷属,譬如说故去的长辈来接来了,你觉得挺亲的,见著亲人了,千万不能走,那都是你的冤亲债主。你要跟他走了,给你接去了,那就给你送到不好的地方去了,人家就收拾你了。这个你可以简单的说。我跟你们学这是罗嗦了。你跟他这个可以说,就是除了阿弥陀佛之外,任何佛菩萨,任何你故去的亲人来接,一概不能跟他,就可以了。然后你可以告诉他,阿弥陀佛什么样。如果他平时信佛,就是他家里供的那尊阿弥陀佛,就是现那个相来接他。实际是谁?就是他的自性阿弥陀佛。这是我要说的第五个问题。

  第六个问题,我想说说临终遇缘的问题。临终遇缘重不重要?重要。过去师父讲经的时候,举了一个张善和的例子。张善和不是杀猪宰牛的吗?他是这么一个人。他也没闻到过佛法,但是他临终的时候,他就遇到了那么一个缘。实际这个缘不是偶然的,那也是多生多劫修来的,否则的话,他也遇不著这个缘。就是他看到的全是牛头人,牛头人来找他讨命,他就相当害怕了,因为要他的命。这个时候就来了一个和尚,给他点了一把香,告诉他拿著这把香,赶快念阿弥陀佛。这个时候,那这都像救命稻草似的,那可逮住了,所以他就大声的念阿弥陀佛。几声过后,牛头人全不见了,阿弥陀佛现身了,把他接到极乐世界去了。

  这样的特殊的因缘,不是那么太好碰的。我们每个往生者,你最后都会遇到缘,但是你遇到这个缘是善缘还是恶缘,善缘是来帮你的,恶缘就是来拽你的。这个你也不要怨天尤人,说为什么到最后我遇到是这样的缘?可能到那时候你也来不及想了,你该咋的你就咋的了,是不是?但是这个恶缘肯定是障碍你往生的。那你多生多劫,你或者前一生,你自己造的这个业,你曾经障碍过别人往生,所以这一次,这个恶缘就在你往生之前显现了,它就障碍你往生。所以这个缘确实是很重要。但是不要攀缘,我们现在很多同修攀缘。反正我是比较知道,就是哈尔滨的同修,这离我比较近的,基本上希望,家里有亲人要往生的时候,希望刘老师来送,觉得刘老师一送,就送极乐世界去了。实际这是一个误区,不是这么回事,不要攀缘。有的时候我有计划有安排,我想去送谁往生,我还真送不到,我还去不了。不是我不守信用我不想去,到时候就出岔,我肯定我就去不了。有的我根本连想都没想过,那个缘它就成熟了,我就去了,非常奇怪。我自己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,就是有没有这个缘?有这个缘,我不用你请,我就去了;没有这个缘,你请也请不去我。有时候可能人同修不理解,这刘老师出名了,是不是架子端起来了?这求求她送往生,说啥都不露面。有的时候确实没请动我,那不是我不动,是我动不了。我就这么跟大家解释,可能有同修就明白了,不是我的本意不想去。这是第六个,关於遇缘问题。

  第七个我想说说助念团应该注意的几个问题。助念团我们助念,一般的就这么几方面,一个是到家里去助念。很少有到医院去助念的,因为很多同修比较忌讳这个,不愿意到医院去助念,但是少数的,也有到医院去助念的。有的到殡仪馆去助念。第三个,这个不是助念,这叫超度。所以助念只有在家里助念是最理想的助念,在医院将就,看看具不具备那个条件,如果具备那条件还可以。到殡仪馆去念佛去,那就是超拔了,超度了,那不是助念。

  这些个助念团,到人家家里去助念,应该注意什么问题?我重点就说这个。譬如说到人家给不给人添麻烦?到人家指手画脚,要这么的、要那么的,这个一开始可能就引起人家家属的反感。因为家属,譬如说儿女,人家有信佛的,有不信佛的,有信教的,有信主的,你不了解这个情况,你到那你就指手画脚一顿指挥,不行。反感了以后,人家不把你骂出来、撵出来那都不错了,那都是给你留面子。所以第一条,一定要注意不给人家添麻烦。

  我们有的同修送往生做得比较好,反正很不容易,就是到这个被送往生者的家里,任何条件没有,人家特懂规矩,就包括吃饭喝水,都不用人家家属来给解决,全都是送往生的同修们自己解决。譬如说人家挺讲究、挺干净的,条件比较好的,这些个送往生的同修就自带拖鞋。现在有简易的,塑料袋一罩上就行,一次性的。这些个都不用这个往生者的家属来照顾。你想人家家里有个病人躺在床上,就要往生了,你说一会这个事,不说别的,就这一天三顿饭,那个时候有心思做吗?我非常理解,没有心思做饭,那脑袋都空了。那我们如果说一天三顿饭,确实是就给人添乱。所以后来有个同修跟我说,他们是怎么送的,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,我特别赞成,我说如果都能这样做,那肯定效果是非常好的,最起码人家家属比较欢迎咱们,不会烦的。

  另外一条就是要了解人家家属内部的基本情况。譬如说人家家属,刚才我说,家属里有信佛的、有信主的,你这个非常容易产生冲突。这个时候如果说你不了解情况,你一个劲的说这个佛如何如何,那个信主的肯定他就反感。然后他不对著你,肯定兄弟姐妹之间就起摩擦,这个时候可能有的就不让用念佛的方法送了,就用那个方法送了。这个时候你怎么办?不要介入,不要掺插意见。譬如说人家哥哥和妹妹,哥哥是信主的,要按信主的方式方法送妈妈;妹妹是信佛的,要按信佛的方法送妈妈,这个时候你怎么办?你在旁边你千万别掺和。你说不能按你的,一定按佛家的规矩走,肯定矛盾就激化了。所以这个我们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,自己应该把它弄明白。你到那是客人,你不是主人;另外你是去助念的,你不是去捣乱的,你一定要把这个位置摆正,不能替人家做主。如果说人家不同意用这种方法送,我们马上撤走。人家愿意用什么方法送,就用什么方法送。

  再有一个就是助念团助念完了以后,什么时候算助念完?什么时候撤?有这么两点供大家参考,你看你们那个地区是一种什么形式。我们哈尔滨这面现在大部分是从助念开始,一直送到火葬场火化,火化完了以后把骨灰盒都安排好,有的就是寄存的,有的就是买公墓直接就入土的,就是咱们这些念佛的佛友是一直送到底,这是一种形式。第二种形式就是人往生之后二十四小时,我们送往生的助念团的同修们给这个亡者擦身体,要给他洗的,最后你得干干净净、利利索索走。给他身体擦完了以后,把衣服换好,都弄得规规矩矩的,然后就可以撤了。我们哈尔滨,我听说现在是这两种方式。好像第一种方式相对来讲多一点,第二种方式少一点。就是因为你衣服穿完了以后,人家家属需要怎么处理,那就没关系了,那就人家用什么方式来发送,出殡那天人家怎么办。譬如有的,可能人家家亲眷属愿意按俗家的,烧烧纸钱、撒撒纸钱、举个灵幡等等等等的,那个和咱们助念就没关系了。因为咱们给他擦完身,穿好衣服,到此助念就可以终止了。这两种方法,根据不同地区的情况,可以做不同的选择。

  这是第一个问题,关於助念的几个基本问题,凡是我能想到的,我就跟大家在这里叨咕叨咕。我再说一遍,仅供大家参考,因为对於助念我不是什么内行;我参加过,但是参加的不是太多。另外我参加助念,我的任务就是念阿弥陀佛,别的事我都不管。反正凡是我参加的,基本都是一句佛号念到底,没有其他的仪式。所以对我来说,比较符合我的特点,因为我就会念阿弥陀佛,唱啊什么的,那些我全都不懂不会。这是第一个问题。

  第二个问题,说说如何护持亲人往生。刚才那个第七个助念团注意的问题,还落了一个小点。这个是小刁早晨给我提示的,我觉得她提示的挺对。就是这往生者走了以后,不是在床上吗?我们北方是三天,从他咽气的那天算起停三天,第三天出殡,是这个。在这个过程当中不都是在念佛吗?就是在念佛的过程当中,这个亡者的脸给不给他盖上。有的时候,有的是用陀罗尼被从脚到头到脸,就都给他苫上,盖上了,所以念佛的同修看不著他脸。有的是把陀罗尼被就盖到胸这,那整个那个往生者的脸就露在外面,大家坐著念佛的时候,就看著这个往生者的脸面。如果是说害怕,那肯定他不敢看。但是那个送往生的同修,这都见识得多了,所以不存在害怕不害怕的问题。但是有个什么问题?就是很多同修心不定,他就老瞅著这张脸,琢磨什么问题?看他脸变不变化,怎么变法。所以他的心不是定在念阿弥陀佛上,而是定在看这个脸发生什么变化,这是一个。再一个就琢磨,他走了以后他上哪道去了,他能上哪道。尤其是我要参与的,我估计有些同修坐那想了,今天刘老师来参加送往生,刘老师能把他送哪去?满脑袋都是这个,一看脸,二琢磨上哪道。这个对往生者绝对不利,因为什么?你的一个念头都是波,只是咱看不著,它都是有作用的,念力的重要性我们都知道。所以我接受小刁给我提的建议,她说大姐,你讲的时候能不能告诉大家,把脸蒙上。把脸蒙上,这念佛的你就看这陀罗尼被,你看不著他脸的变化,你也别寻思他脸变没变了。二十四小时以后,揭开以后他什么样,你自然就看到了。我说这个意见比较好,所以建议咱们助念团以后在送往生的时候,把亡者的脸给他盖上。

  第二个大题说如何护持亲人往生。我说这个事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要面临,不管你现在多大年龄,你上有老下有小,甚至是你身边的所有亲人,你怎么护持他往生,太重要了。我能想到的第一点就是,最重要的是你,指你自己,一定一定不要做你亲人往生的障碍者。你能不能不做障碍者?你可能说,刘老师这个我不服,我怎么,譬如说妈妈,我怎么能障碍我妈往生?不见得,真是不见得。昨天那个同修,他妻子跟我说,她说刘姨,我特别担心一件事情,我姐现在就是不放我,让我这去看病、那去看病,「你就不能往生,你往生什么?你看你学佛学的!」她问我这个怎么办。我说这个,如果你往生那一天,二十四小时之内不要让你姐到场,不要通知她;二十四小时以后,她来怎么做、怎么闹没关系了。我就给她教的是这个办法。

  所以说我们同修们,你们能不能保证不障碍你亲人往生?我说谁是往生者的最大障碍者?说不好听的,最大的冤亲债主是谁?是往生者至亲至爱最亲的亲人。因为啥?别人你想障你可能障不著,你靠不了前,只有他最亲的亲人才能成天守著,他们障碍那是最方便的。我姐往生这是实实在在的例子,你们都想像不到能障碍到啥程度。你看这最后落实障碍的,事先我知道有障碍,但是我不知道都谁来障碍,那我不知道,我这实事求是的说,我知道我姐有障碍,而且障碍挺大。我怎么我也没算计出来,要不说这算计,不可思议,你思不出来,你想不出来。我万万没有想到,第一大障碍,我姑娘。我姑娘和她大姨的感情是最深的,她大姨最喜欢她这外甥女,我姑娘有什么知心话跟她大姨说,不跟我说。我姐的大姑娘,我的外甥女,有啥话跟我说,不跟我姐说。后来我都开玩笑说,我说姐,咱俩干脆交换得了,聪聪跟你当姑娘,大梅给我当姑娘,你看这个找你说不跟我说,那个跟我说不跟你说。我姐就笑了,这两个小冤家也不知道什么缘。

  就这么一个外甥女,最后那就跟你横著,那真做、真闹。人说明白了,凭啥送我大姨往生?就把那火全都发在我身上了。后来就说,她大姨已经要走了,你说她还说,给我大姨念佛行,让我大姨就意思健康起来,给我大姨送往生我不同意。说应该请一个按摩的,来给我大姨按摩按摩,她老搁床上坐著,就是意思说气血不通。我就搁床上坐著,我姐搁床上躺著,我搁床上坐著,我姑娘搁地下坐小板凳晃荡晃荡就这么说。因为告诉我要以静制动,就是说她翻不了大船,我心里有底,所以我怎么治的?以退为进,人家这佛菩萨事先点我的。我就笑呵呵说,我说聪,你大姨真需要一个按摩的,你出去去给你姨请个按摩师,来给你姨按摩按摩。实际那时候我姐离往生就差一个多小时了,你说还这样。完了待会说,我大姨得运动,这不运动不行。我心话,你大姨独腿老菩萨,一条腿,你说让她咋运动?这我也得笑呵呵的说,不是以静制动吗?那她动了,我就得静。我说聪子,我也知道,你大姨太需要运动了,我说不行给你大姨买个自行车,把她弄上去以后,到外面转悠跑几圈。弄得满屋人,你看那么多佛友给她念佛,都憋不住笑,想笑不敢笑,因为一看我姑娘那样,怒气冲冲的,也不敢笑。完了我说也行,弄个自行车骑上出去溜两圈,真是运动。反正她说啥,我就用这个软刀子来对付她。要不咋办?眼看就差一个多小时我姐就要往生了,这还搁这给出难题,一会跟她大姨说说,问问这个、问问那个。最后怎么解决这问题?她大姨说了,今天你说了不算,我说了也不算,阿弥陀佛说了算。你看,窝囊老太太最后一把不窝囊了,嘎不溜脆把这话说出来了,我姑娘没啥话了。你说是不是至亲至爱的亲人?你说事先,你要问她说聪子,你能不能不是你大姨往生的障碍?那她能承认吗?我也没想到。

  完了我姐,大姑娘、二姑娘、四姑娘,三姑娘早走了,我姐原来五个孩子,一个儿子。这不就仨女儿一个儿子,然后两个姑爷、一个儿媳妇,再加孙子,这也七八个好几个人,我真没想到,个个和我叫板。跟我最要好的,我大外甥女、大外甥女婿,那是我的心尖,人家不是那几个孩子说,我老姨最偏心了,就向著我大姐。恰恰这两个这家跟我别的,你都不知道别到啥程度。这个我为什么没想到?因为我那个大外甥女婿,我俩是双重关系。因为啥?他是我学生,我教了他四年。现在我又是他老姨,你说摆资格,他也不应该跟我叫板吧。反正我不跟你说啥,我就跟你横眉冷对,掐著腰,就这样式的。这大外甥女干脆那哇啦哇啦的,就这两个带头跟我叫,是我没想到的。

  然后老五,儿子,我那外甥,你都不知道老实到啥程度,我形容他就是,半个月可能你都听不著他说一句话。我儿子他俩性格差不多,我儿子说的话能比他多一点也不多,就这么两个男孩子。你说就这么一个老实巴交的,平时对他老姨恭恭敬敬的,可有礼貌的一个孩子,我姐第二天早晨六点出殡,头一天下午三点我外甥去,就上他妈妈往生的那个地方去跟我叫板去了,那真叫。跟我叫的什么?非常严肃,「老姨,我问你一个问题。」我头回听我外甥说这么大声的话。我说问吧,什么问题?「我说了算不算?」他说了算不算?我就这么回答的,我说老五,你说了算,你是老郭家唯一的一个男孩,你说了算,你想说什么你就说吧。他说的意思就是,明天我妈早晨出殡,你这些佛友一个都不要到现场,你们都上饭店坐著等吃饭去。就这一句话把我说火了,我说老五,我告诉你,我这些佛友都吃过饭,他家都有吃饭地方,来你这里是送你妈往生,不是来你家混饭吃的。我说你现在你就给我说,你按佛家的规矩走,一切准备就绪,明天早晨六点多咱们准时出殡;你要按俗家的规矩走,老姨依著你,因为你是儿子,你说了算,这个权力得给你,我就让佛友们从现在开始都给他们撤退。我说我不能撤,因为她是我姐,我得给她送到地方。我说那明天按俗家的规矩办,你们该咋办咋办,老姨不给你们打搅乱,我跟著你们后边溜达著行不行?后来我外甥就说,就是俗家的,什么盆、什么纸、什么幡,就这些个。

  这时候我们刁居士上场了。她就在跟前坐著,跟我说:大姐,这么的行不行?两掺乎吧。就是第二天我姐出殡,她给出一个高招,两掺乎。怎么两掺乎法?又按佛家的,前面按佛家的走,俗家的搁后面跟著。当时我可真发怒了,可能我眼睛我都瞪圆了,当时我就说,我说你闭嘴,你这时候你出什么主意!一下叫我给她吼回去了。后来事后她跟我说:大姐,我真看你发怒了。我说那什么时候,你还整个两掺乎,怎么个掺乎法?最后我就这么定的,我说老五,老姨尊重你的意见,只要你今天五点钟之前告诉我一个准信,到底是按佛家规矩办还是按俗家规矩办。按佛家规矩办,我这些佛友就留在这,明天就这么办;你要按俗家的办,我就让他们都回去,明天家里这些孩子们想怎么办你们就怎么办,我不会给你们捣乱的,我跟著你们。就这么定的。

  我不是说五点钟给我回信吗,我这外甥就回去了,回去商量去了。五点钟之前,不到五点,就给我回信了,给我四外甥女打电话,告诉我四外甥女,「让咱们老姨上我家来,我媳妇有问题要问」。当时,你说我姐这面已经往生了,这面念佛呢,事多忙!这面这外甥跟我叫板没叫完,好不容易打发回去了,那面外甥媳妇又叫我,要训话了。这么说有点大了,问话,不是训话,问话。那咋办?去吧,你不去你解决不了问题,你明天早晨这事怎办?然后我就和大云一个,还有那个白事司仪,我们三个一起去的。去了以后,说实在的,好几天,我已经很疲劳了,我这个外甥媳妇就靠著她家一个木头柜,站那就开始说。说实在的,当时我的头脑都有点空了,我当时什么感觉?别的我啥都看不著,我就看著我外甥媳妇那个嘴,就像电视一个特写镜头似的,就看著嘴,说些啥我也没听清楚,反正我就知道就是不满意,他们想如何如何。但是我心想让她说吧,趁她说的时候我闭目养神一会,那你总得让她把话说完。后来说说说,把大云说烦了,大云两句话给顶回去了。我一睁眼一看,大云眼睛瞪圆了,因为她说的可能大云听不下去了,说什么尽孝怎么怎么的。大云说,按著你们俗家的尽孝,你们妈妈走了,你们该不该在眼前?该不该守孝?你们谁去了?你们这孝是挂在嘴上的?反正大云当时话说得可冲了,就给我外甥媳妇给噎回去了。完了我外甥媳妇又提出个什么问题?就说关於子孙后代这个福报问题,那也就是,我估计大概就是风水之类的。第二天,就是给我姐送走以后,立马得找个地方埋起来,就是不能寄存。后来就这个白事司仪又给她闷回去了,说什么?说今年是闰月,不宜动土,你说的这个问题,如果你要今年处理,真涉及到以后你家祖坟的风水。就这一句话又把我外甥媳妇闷回去了,因为她有儿子,她担心她儿子以后发展前途,所以这个事就解决了。最后我外甥媳妇还是比较明理,你给她说明白了,完了跟我外甥说,要不咱俩过去看看吧。就这时候我姐已经往生了,儿子、儿媳妇都没到场,都能到这种程度。完了这两人过去了,过去以后还真不错,进屋给我姐磕了三个头。

  你说说,儿子、儿媳妇是不是我姐至亲至爱的亲人?所以我姐往生的时候,在跟前的就是四外甥女,就是我俩。我四外甥女有时候瞅瞅我,那种眼神,我说四儿,没关系,咱俩一老一小,也得把这事办好。真是的,就这一老一小。最后终於可能是被这些同修们感动了,一看人家这些同修做到这种分上,感动了,反正也不积极,但是不跟你别扭了,不跟你闹扯了。第二天想不去送,就不到殡仪馆去送,这个我都开绿灯,我说随缘,你选择去你就去,你选择不去你就不去。

  我说这一段,因为这是已经经历过的,是我自己姐姐往生的经过。我就告诉大家,至亲至爱的亲人,可能就是这个往生者最大的障碍。像我昨天说的那个往生走得不好,我去看她那个小吴居士,她就是这么个问题。她的障碍是谁?她的障碍是她丈夫、是她弟弟。那你说这两人是不是她的亲人?最后她弟弟和她丈夫把她障到啥程度都没法形容,在我所有经历过的送往生的,往生的,就往生到她这个分上,我是头一回听说。因为当时她往生以后,我不是在医院住院手术吗,我没在现场,后来他们给我们说,她往生以后是什么样什么样,那整个人就没有形了,你说能往生到这种程度。障碍,弟弟的障碍,丈夫的障碍。你说还不是说明目张胆的,好心的障碍,看起来是好心,实际上是送她上那个最糟糕的地方去。

  所以第一个我就想提醒大家,每个人都对对自己的号,你的亲人往生的时候,你能扮演什么角色?能不能保证自己不做障碍者?另外,我们将来也有那么一天要面临著往生,你的子女,你的亲人,你可要做好准备,保不准哪个就是障碍你的人。千万别说我们俩关系可好了,那个关系也不错,也可能这个可好、最好就是你最大的障碍。这是第一个,我们自己不要做往生者的障碍者。

  第二个,一定要给你即将往生的亲人提供一个安静的、舒适的,他所熟悉的环境。安静的、舒适的,他所熟悉的环境,第三条特别重要,他熟悉的环境。你给他弄到一个生的地方去,他可能不习惯,他觉得心里恐惧。他要熟悉这个环境,他那个恐惧感会减轻的。最好的方案是在家里往生,不到医院往生。但是我知道,我们这边有特殊情况,你要在医院往生,得怎么怎么的、怎么怎么的,那确实也是个问题。如果是不能解决在家往生这个问题,一定要送医院往生的话,能不能把最后一个关把好,不抢救。到最后已经不行了,但是在医院一般来说,到最后关头肯定是所有的办法都给你用上,抢救,各种管子,什么呼吸机,什么电击胸,我这都听人家说的。就这个是最最糟糕的,凡是经历这个的没个好,肯定上三恶道,肯定上地狱,为什么?他太痛苦了。他痛苦,他又没法表达出来,他这时候不但恨给他做这个事的人,他连他的亲人他都恨,你们这简直是折磨我,他会生起无比的愤怒、瞋恨,必堕地狱。所以说如果解决不了在家往生的问题,一定要去医院,千万把住最后一关,别抢救,让他最后安安静静的走,别让他遭那个大罪。以前有过这样的例子,我以前讲课曾经说过,我就不再说了,你们回忆回忆,我曾经举过这样的例子。

  提供一个安全的环境,这是第一点。第二个就是咱们都学佛了,今天我又告诉大家了,一定要请一个有经验的助念团,而且这个助念团一定要单一,不要杂,我们是念佛的,就请净土念佛法门的助念团。另外还要考虑这个助念团是团结的、是和谐的,不是说都想说了算的,有一个一搅和,整个这个场就被破坏了。所以第二个很主要,请一个有经验的助念团。尤其是助念团领念的这个头头非常重要,说白了就是有德行的、有修行的,那是最好不过了。这是请助念团的。

  第三个就是千万不要哭,这个可得注意,往往这个事最难控制。那你说自己最亲的亲人走了,好像他说那能不哭吗?很难,真是很难,但是这条还太重要了。如果往生者咽气了,你这面你别说扒拉著他哭,你就站在旁边一哭,马上把他那情执就牵动了,他就舍不得离开,他心就难受,难受你就等於往下拽他,所以这个是特别重要的。那怎么办?怎么解决这个问题?如果你最亲的亲人,你和他感情又特别深厚,你憋不住,你就到另外一个地方,另外一个房间,去哭个痛快,别让这个亡者知道。离开他,不要在他跟前哭,到另外一个房间去尽情的发泄出来,哭完了以后,该处理什么问题处理什么问题,这样你也不干扰他,因为他没听见你的哭声。你知道,爸爸妈妈和他的儿女是连心的,你这面在他跟前一掉眼泪,你哪怕不出声他都知道。这个一定要注意,不哭泣。

  第二个是不触摸身体。我看有些同修,就是总喜欢一会摸摸这,一会摸摸手,一会摸摸腿。二十四小时之内千万不要搞这个,不要触摸他的身体,你就在他的床边走,你都要放慢脚步,不能让那风呼呼的,就那个对他的肉身(肉体)都是极大的痛苦。所以我们一定要知道规矩。这是一个,再一个就是,最好是二十四小时之内,没擦身,没换衣服之前,不要让亲朋好友来探视。因为他们来探视,有信的,有不信的,信的层次又不一样,什么样的都有,那有的呜哇一喊,一扑到身上去,我的妈呀、我的姨呀,完了,就这你怎么送你也送不去了,送不去极乐世界了。送是能送走,送哪去了,刚才我不说了吗?肯定不是好地方。所以最好二十四小时不要让亲属来探视。什么时候探视?二十四小时后,身体也擦干净了,衣服也换好了,陀罗尼被给他盖得板板正正,这个时候可以把脸露出来,亲属就可以来探视了,不怕看,不是怕看。

  我记得小刁她家老齐往生的时候,因为不是有这一条吗,不让探视。老齐是哥儿六个,弟弟也多,都不同意小刁按这个佛门的规矩给他哥哥送往生什么的,小刁又整不过人家这哥们,就是扛不过。后来这个老齐不知道为啥就把我选中了,让我去送他,我实际在那之前,我从来没单独送过谁。送他,人家这些弟弟们人家不满意,但是因为确实我们按照这个做了,二十四小时之内没让他们看,这下子更生气了,来了,来闹来。闹到啥程度?搁走廊里,有一个人就四脚朝天,就搁那蹬腿,就像下了神似的。有同修告诉我,说刘老师你看,外面那个那样的。我说他可能那样舒服,那就先那样吧,不用理睬,我也没理睬。完了这小刁不干好事,一下子把我推到第一线,告诉她那些弟弟们:这个事不归我管,归刘老师管,归我刘大姐管,你哥哥有交代,他走以后的事都归刘大姐管,你们有话找刘大姐说去。这弟弟们马上就冲我使威风,「哪来这么一个老太太,管我哥哥的事」,真跟我叉著腰。后来,你说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冷静,我怎么说的?我说你们要想听我说,给你们解释,跟我到这个屋,消停的,我跟你们说,你们消停的听。我说你们要不想听我说,你哥的遗嘱,打字的,在门上贴著,你们谁识字,自己去看,我还不想跟你们说。我态度也很强硬,一下子给震回去了,最凶的那个弟弟,跟我叉腰那个,当时就把手放下了:「刘大姐,我们听你说说吧,怎么回事?」我就跟他说,我说你哥哥有两条遗嘱,是昨天晚上七点左右把你嫂子叫进去的。我说这两天你嫂子都不著边,是因为你哥哥不让她著边,你哥这遗嘱是跟我交代的,让你嫂子去旁听的。我得把她开出去,要不他不说小刁吗?我说你哥哥就两条遗嘱,非常简单,一条是:我的后事归刘大姐安排,刘大姐怎么安排就怎么做。问小刁,你听明白没有?小刁说听明白了;你照不照办?小刁说照办。我说这是你哥的第一条遗嘱。第二条遗嘱,家亲眷属不要靠前。我说你们不是有意见吗,为什么不让你们看你哥?我说这是你哥的遗嘱,家亲眷属不让靠前。我说都打好了,搁门上贴著,你们去看去,后来他们真到门口去看。就这两条遗嘱,老齐走的时候简不简单?两条遗嘱,大菩萨的遗嘱就这么简单。

  所以我说这个问题,不让亲属探视是对的,省得闹起来。如果一来探视,哭的哭、喊的喊、闹的闹,那可就糟了,你这场你就掌控不住了。所以还是,就是咱们念佛这些佛友,安安静静的、悄悄的,该怎么念怎么念,换完衣服以后谁来闹都没关系了。完了刚才我跟你说,当时他弟弟告诉,为什么不让我们见?我说现在正在开光,开完光以后你们排好队,我领著你们去见。等开完光老居士们告诉我:刘老师,开完了。我说好,你们让开一条道。因为地方特别小,我说这些弟弟们、弟妹们,你们谁在前谁在后排好队,我打头,我领著你们去看你哥,我就领进去了。领进去这不是盖著脸的吗,我就把那个陀罗尼被揭开以后,这脸露出来了。他第一个那个弟弟一看,那个眼神就非常惊讶,我分析大概说,怎么这么好!我估计是不是这个,这个眼神,完了就站那愣了。我就说了,我说你看看你哥哥软不软,你摸摸他的手。他就搁那愣著,他没伸手。我这痛快,我拿著老齐的手我就塞到他弟弟手里了,我说你摸摸,你看看你哥是硬的是软的,别等火化完了,你们说我哥哥是硬的,我说没证明了,你们得亲自摸。我说如果想拥抱拥抱,把他扶起来坐著,抱抱都可以。完了他弟弟说挺好挺好。这第一个过去了,第二个,挨著个我都把手递到手里,一个不落的,我不管你想不想握,你敢不敢握,我全都让你握,就让你体会体会到。

  就这个关键时刻,你真得压得住阵脚,压不住阵脚就给你翻天了,那还能让你这么著?结果怎么样?把弟弟们都感动了,一看他哥哥好,这个方法妙。所以弟弟就说了,给我们找手套,一会不就要来起灵吗?完了弟弟们说,有没有手套?我们几个抬我哥。因为最起码四个弟弟就够人了,人家弟弟也多。有个老居士看他们原来那样挺生气说:一边待著,不用你们!我说不行不行,亲兄亲弟,手足之情,人家弟弟要抬哥哥理所当然,赶快找手套给他们。所以人家哥哥是人家弟弟们给抬下去的。你看这不两全其美,全都解决了?原来是横著膀子跟你横,现在特别通情达理,一直到送到火葬场火化完了,把哥哥的骨灰盒安顿好了,这些弟弟一直是态度非常好。这个问题不就解决了吗?所以这个问题,你做对了,他理解了,你就不要担心后面怎么样,后面就好了。这是一个。

  再一个我就想,就是在亲人往生前,病重期间,不要让亲人们分拨分班的,接连不断的去探视。因为这个时候,病人他需要老实念佛,得让他心静下来。如果他这些亲人们,这个去唠一会,那个去唠一会,一波接一波的,肯定他的心是不清净的,他念不下去佛。另外这些个去探视的亲友们,他未必在一个水平线上,是不是?说啥的都有,怎么告诉的都有,你说他听谁的?就把他心说乱了。我记得有一个同修告诉我,有一个老人病了,不是要往生,就生病了,他的亲朋(都不是朋友,就家亲眷属),多少人去看望这老人家?五十多人。你说这五十多人,天天不断头的去看这老人家,哪个看不得说话?你说这老人家这佛咋念?所以这个是最大的障碍、最大的干扰。所以老人在病重的时候,不单是老人,就是亲人如果病重,保密工作要做好,不要通知亲朋好友。因为咱们中国有个习俗,往往是有人病重了,赶快通知亲朋好友来见最后一面,这个习俗很坑人。所以怎么把握这个事,大家要想好。

  再一个我想跟大家说说,什么叫真正的孝。什么叫真正的孝?这个我想给大家举个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。就是有一位居士,和我接触的比较多,他是一个企业家,经济条件相当不错。如果是按他的条件,把老人送去医院,住什么高档病房,打什么高级药,那是一点问题没有的。但是因为可能就这个缘,他和我认识了,和我认识了他就跟我说,爸爸妈妈年龄大了,将来怎么办,让我给出出主意。我当时我就说,「你要让我出主意,可能你做不到」,实际这我也是将他一军。他说大姐你说,我努力做到。我说第一条你就做不到,你能让你老爸老妈在家往生吗?能不把他们送去医院吗?当时他的态度不是坚决的,但是他说了,可以、可以,能,但是这个口气不是特别坚决的。这是最开始我们接触。后来等他到哈尔滨,到我那去的时候,又说这个问题的时候,我说你想怎么办?他的意思问我:大姐,如果我公公,他管爸爸叫公公,如果我公公走的时候,我希望大姐去送。我当时就说,我说如果公公是在家里往生,我去送;如果公公在医院里往生,我不去送。我把这话说了,我自己忘了。后来等公公临往生之前,打电话告诉我,公公要往生了,希望大姐来送。我当时我就忘了我前面许那个愿了,我跟小刁说我没太想去。小刁说那不行,大姐,你许愿了。因为当时人家问你的时候你说了,公公在家往生你去送,公公在医院往生你不去送,人家现在决定是在家往生,你为什么不去送?我说那样,既然我说了,我得履行我的诺言,我说去。就这样,公公往生的时候我就去了。

  我跟大家说这个事主要是说,这个同修他能做到这一点,没有把他的老爸送到医院去,太了不得了!这一点我真是,我没想到。因为啥?他是企业家,挺有名,另外很讲面子。别人人家不想?你说家财万贯,完了老爸有病了搁家等死,不往医院送,就这个舆论压力他能把它承受了,那都太了不起了。真的就没送医院,老人家就在家里往生的。在家里往生的缘就特别特别的好,不说别的,最起码我这个刘老太太到了,我去了。再一个就是,我听说深圳有一个念佛团念得不错,就是那个念佛团到家里去给公公念的佛。我都感觉到这个念佛团念得好,因为你感受到特别清净,不乱、不杂,不闹得慌。很少有念佛送往生就让你心不闹得慌的,挺清净的,很少。就公公往生这一次,请这个念佛团,人不是太多,好像不足十个,他们分成班,分成几班念的。基本上就是,我们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,就是觉得闹了或者怎么,没有。我就跟小刁她们说,我说这个念佛团念得不错,真是挺清净的。他们念佛的人清净,这个场必然清净;他念佛的人心不清净,这个场必然是乱的。所以公公往生走得不错,真是走得不错。可以说突破了世俗观念,才能做到这一点;如果这个世俗观念突不破,这个你肯定达不到。那一怕人家笑话,堂堂的董事长,他老爸有病搁家死了,你说这个舆论压力大不大?但是他就按照我告诉他的做了,真效果不错,我只能说老人家走得挺好。咱们这个企业家也没悲伤、也没难过,跟我说:大姐,公公走了,为啥我没悲伤、没难过?我说那你琢磨琢磨。没哭,他说我不但没哭,我就连难过那个想法都没有,我心里挺乐呵、挺高兴的。你看看,他事情就是这样。这是亲人不?是亲人,他自己的亲爸。以后一直是挺乐呵。

  我举这个例子就是告诉大家,什么是真正的孝。不是说你给老人花了多少钱,你给他买了一个什么,哪怕是拿金砖抠个棺材,那都不是孝;你能安安全全的把你的父母送到西方极乐世界,没有任何孝比这个孝更大的孝了。有的人就图表面,做表面文章,我用一句不客气的话说,那是做给活人看的,是装活人的面子,他要他的脸面,不是这个亡者的脸面。以前我举过那样的例子,有人家老人死了,去世了,结果为了表达儿女们的一片孝心,钱没少花,棺材里也装钱,枕头底下也枕钱,脚底下压钱,手里攥钱,反正到处都是钱,最后把老人家送到阎王爷那去过不了关(当笑话听,当笑话听)。拿这些钱干啥?还以为像咱们阳间,咱们人和人处世,走后门去了,拿钱去贿赂阎王爷,让阎王爷给他安排个好地方。阎王爷不认识,说你拿那花花绿绿的是啥东西?咱们当宝贝,钱,人家阎王爷不认识。结果他就说,请您老人家给我安排个好地方,这是钱。阎王爷发怒了,你该上哪上哪去吧!你说孝不孝?你要说他不孝,他舍得花钱,大笔的花钱,有那么发送老人的吗?最后谁能把这个老人救出来?你这些个儿女,你坑不坑你这个妈?坑不坑你这个爹?真是没办法。有的时候我就想,我们人为什么都能够愚痴到这种地步!这是我要讲的第二个大问题。

  第三个问题,我想讲一讲什么?就是关於送往生的光碟应不应该流通,怎么样流通。这个因为有同修问我,网上同修,我这次来,协会转给我一封信,就是问的这个问题,所以在这里,正好有这个机会,我也就顺便跟大家说一说。往生光碟的流通,用一句话说,它的总的原则是宜精不宜多。为什么这么说?我觉得现在这个往生光碟有点过滥。这个滥就是发大水那个滥,泛滥成灾那个滥,三点水那个滥,有点过滥。为什么有这种感觉?我看到的往生光碟不算多,可能也不太少。譬如说就这个人往生了,有助念团在助念,请录像的,就把这个人在这躺著,盖著陀罗尼被,然后录他这个镜头,有的时候把脸掀开来,再录录脸的镜头,录录这个屋子,这佛堂的镜头,再录录同修们念佛的镜头,就是这个,或者是开示录一点。最后就,那个念佛的镜头是很漫长的,因为三天,这三天它这个镜头变化不是太大的,你就把这个录成一个小时或者两小时。我没说我姐那个录像,你要都让大家看,三十个小时看不完,这能行吗?所以现在的光碟普遍存在一个什么共同的问题?就是看了都差不多,都一样。所以这样的光碟,对看者究竟有什么帮助?没有。大家都司空见惯了,不就是看这个人往生了,搁这躺著,盖著,完了佛友们在念佛,不就是看这个吗?看这个是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。

  我给你举两个例子,什么样的光碟有意义。一、就像我姐这样的光碟,活著往生的,让大家坚定信念,确实是老实念佛,可以活著往生极乐世界,是预知时至的,这样的光碟。再举一个例子,那是十几年前,我看见一张光碟,是绵阳的,绵阳的一个七十三岁的老菩萨,一个老头,他往生。人家老爷子预知时至,就跟一个庙里的主持说了,说我哪天哪天中午十二点,我要去西方极乐世界了。正好这个师父很懂,人家就给老居士安排了,安排什么?打一个佛七,因为正好是七天时间,老菩萨就跟著这些个同修们打了个佛七。别人不知道,别的同修不知道这老菩萨要往生,就这个师父知道,这老菩萨自己知道。前六天就是该绕佛绕佛、该念佛念佛、该拜佛拜佛,有老菩萨那镜头,人家这是有录像为证的。然后到第七天中午十二点,就是这老菩萨往生的时辰,我记著那镜头是在一个,专门给他准备了一个房间,摆著一个太师椅,就竹子编那太师椅,差二十分钟的时候,老爷子进的这个屋,坐到这个太师椅上,两边站的是他的儿女,我估计是儿女,因为长相差不多,是他的儿女搁两边站著。这个时候就是这个主持师父,就给大家说了几句什么。老爷子是在这七天佛七的过程当中,如果我没记错,他给大家做了三次开示。因为他开示,绵阳话我听不懂,我不知道他说的啥,做了三次开示,不是太长的。最后一次开示,我不是说他差二十分钟,不到十二点进的这屋,坐到这椅子上吗?这是他最后一次给大众开示,说得也非常简洁。然后坐那就开始念佛,大家也念佛,老爷子也念佛。那个镜头就一直是,一会是对著老爷子的脸,一会是对著那个挂钟,那个表,就这么来回晃著,那就意思告诉大家,看看老爷子什么时候往生的。结果就是先给这个表一个镜头,时针指向十二,马上回来,老爷子头一侧,走了。就这样的往生光碟发给大家看它有意义,让大家真能看出东西来。你就看一个人在那停著,完了大家在念佛,就这些个东西是没有太大的意义的。

  另外譬如说,可能有的走得挺好,身体挺软,大家都舍不得,说这个得弄个光碟。身体软是好事,最起码身体柔软的,保证他不上三恶道,他最次他也上三善道。至於极乐世界能不能去,这个不是唯一的标准,身体柔软不是唯一的标准。能不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最最重要的标准,你就把握一条,预知时至,其他的什么都没有,就预知时至一点不差,肯定上西方极乐世界。像我姐最后走那个镜头,你信还是不信那就在你,那就是现场的事实。因为当时我姐走了以后,有人建议我把某一部分拿掉,说怕引起误会。我也知道那一部分,可能有人要提出异议,但是我想,一定要尊重事实,我要给大家留下的就是原来事实的真相。哪怕是现在大家没看懂,一百年以后也可能他看懂了,三千年以后也可能有众生能看懂的,那就可以了,没必要要求现在每一个众生都看懂。但是我可再一次跟大家说,就是那个所有的镜头没有一点加工,就是三个录像,哪一段谁录得清楚就搁哪段。就把那个去掉的就是什么?就是我说的,大量的大家念佛那个镜头,大量的就我姐在那躺著,盖著陀罗尼被那个镜头,这个真是大部分都去掉了。因为你再多大家也知道,往生了助念,不就是这个样吗?一定要把那个最真正的东西告诉大家,让人一看,有些老菩萨一看信心增长,真能活著往生,预知时至,真是不是说瞎话的,信念他就坚定了。这样的光碟应该发,普普通通的光碟不要发,这是我的一个想法,供大家参考。

  刚才我说了不要著相,身体柔软未必是去西方极乐世界,不要宣传这个东西。另外你说现在有些人就是奔著两条,一条上哪道了,一条有没有舍利子。反正到火葬场火化的时候,我姐火化的时候,我站在那个火化炉的旁边,我是给我那些外甥女们壮胆去了,因为她们没经历过。那些个老菩萨们,同修们,使劲的往前拥。因为它那个炉是热的,烫人,害怕烫著他们。他们干啥去了?看舍利去了,有没有舍利,肯定是奔著舍利去的。推出来一看,反正我没看著舍利,我也没关心这个事。完了他们开始捡骨灰的时候大云说:刘姨你先上车上坐著去吧,让他们捡吧。我就去了。我刚坐车上,大云就去了:刘姨刘姨,好多好多舍利子,捡不捡?她说就那个领著做白事的司仪就说问问,问问老师,这么多舍利捡不捡?大云就跑出来上车上问我。我说不捡,大云说不捡,那意思是不是有点可惜,那么多舍利子不捡?我说不捡,不要著那个相。结果他们谁偷偷摸摸的捡出来八颗,人家后来有人埋怨我,因为这八颗都要抢疯了,谁都想要。有的人都说,给我托梦了,其中有我一颗。我说那不好使,我姐没给我托梦。我说这八颗都放在我四外甥女那寄存,谁也不发。我说你们为什么要著这个相?有的人就说,你说你咋这样处理?那么老多,捡点,谁要就给谁发一个多好。我说我坚决不给你们发。所以现在我姐这舍利子就捡出八颗,有人说是高级的舍利子,金刚砂,反正我也没见过金刚砂什么样,但是我看了以后,和我以往见过的舍利子是有点不一样,就是镜头里搁大云手心里那个,长的,就像那个铜的颜色,鋥亮鋥亮的,那是事实,那个就是那次捡出来的。

  再一个就是看光碟要注意形势,咱们有些时候不注意形势。这个形势指啥?时间、地点、人物,你都得照顾到。有的同修看了以后觉得挺好,不管是过年也好、过节也好,还是同学同事、亲朋好友聚会也好,他觉得好,他就把这光碟给放上。大过年挺喜庆的,你说聚会,结果你给人放一个往生的光碟。你这些个亲朋好友里都信佛吗?都达到这个水平这个境界了吗?你不把人吓著了吗?大过年的你让人家看什么死人!在人家的眼睛里就是死人。你说你咋这么没智慧?时间、地点、人物一定要把它弄明白,有时候处理问题,你这个时间掌握的不准确,你都会出毛病的,真是这样的。有时候你看,我说说我就瞅瞅小刁,因为这些个毛病,我们小刁时不常的就表演表演。所以我说的就是,给大家一个警惕。你想让大家看,好心,但是你想他接不接受这个,另外这是啥时候?譬如说大过年三十,要有人给我也放这个光碟,我都不愿意,这啥时候你给我看这个!真是不行,一定要注意这个问题。有人可能能对号入座,那你入了以后,你对上号了,你犯了一次错,第二次你还犯?千万不要犯了。这是第三个大问题。

  剩下时间不太多,我想简单的跟大家说一个什么事?就是全国目前送往生的五花八门,什么样的都有,你现在要说找出来一支送往生的队伍如理如法,好像不太容易,挺难的。尽管送往生的这些同修们非常辛苦,这事我是知道的,凡是送往生经历你都知道,那个差事不是一般人都能干得了的。怎么办?我有一个妄念,什么妄念?我说能不能就是实验性质的,琢磨著建立一支新型的送往生队伍,这是我自己的妄念。什么样的往生队伍叫新型的?就是比较专业化。不是说临时抓几个人就来送往生来了,就助念来,那个我总觉得效果不好。如果有一支比较长期的、稳定的队伍,他就是干这件事,他经验肯定就丰富。这个队伍什么时候能建立起来?可能我这个要求也比较高,我给它起个名,能不能咱们以后送往生有这样一支队伍,「跟踪法送往生」。因为这个人他已经病入膏肓了,我们来给他送,有的甚至人已经咽气了,送往生的队伍来了,来给他念佛,咱只能说念佛了,能不能送他往生到极乐世界?非常难了,非常难说。要是这样,这是我设计的一个画面,能不能这样,跟踪是什么?譬如说我,我现在快七十岁了,那肯定我早晚我有走的那一天。譬如说小刁就是我设计的,将来她是送往生这个队伍的一个头,她怎么办?她从现在就开始跟踪我,给我记录一个档案,就是我现在是什么状态,我信佛是什么状态,我的身体状况什么样,然后她一直跟踪观察我,我几年往生她就跟踪我几年。因为现在有同修也在琢磨这件事,也在做这个试验,当然是现在没有完全成形,没有完全成功。所以我想这个方法是个好方法,你想如果一个人,跟踪他五年,最后到这个老人家往生的时候,它就像人的档案一样,他有一个往生档案,从五年前到五年后他往生,整个这个过程给他做一个全程记录。而且这个送往生的,譬如说小刁送我,时不常的就去给我开示开示,时不常开示开示。我觉得这种送往生应该是效果好吧?因为是不间断式的。你也不认也不识,他也不了解你,你也不了解他,完了他要咽气了,你去给他送往生去了,你是谁?他可能都不容易接受你。如果小刁一直跟著我五年,你说我不认识她吗?熟悉她吗?我就喜欢她了,她说啥我也信。这种送往生的效果,可能要比现在那种去了就是念佛送往生效果要好,我想但愿有谁能做做这方面的试验。辛苦极了,你想一个人要是就跟著,你别说跟几个,你就跟一个老太太,跟她五年八年的,几个人能做到?确实不容易。但是如果真做了,那个送往生的效果肯定要特别殊胜、特别殊胜。以后就是送往生的时候就有档案了,譬如说那个录像你就可以拿出来,这一段他是什么状态,这一段什么状态,到往生之前是什么状态,往生以后什么状态,叫人信服,这样的光碟你出,肯定是有实际作用的。这是一个方面。

  今天我跟大家说的这些很不成熟,因为什么?我送往生的次数比较少,有的是我亲身经历的,有的是我听同修们跟我介绍的。所以就是综合大家说的,和我所见到的,也结合大家对我提出来的一些关於送往生的问题,我能想得到的。我是今天早晨起来,我给它捋这么一个纲纲,然后跟大家说一说,肯定是不完全的,也肯定有的地方可能不正确、不准确,因为全国各地送往生的情况也都是各有各的特点,是不一样的。如果我说的,如果对大家有点启发,那就供大家借鉴,如果对大家没有什么帮助那就算了,你就当这耳朵听,那耳朵冒,就完了。但是有一条我特别希望,就是我们能把我们的亲人送到极乐世界去,然后我们自己也能回到极乐世界去,这是最好的一个结果。如果能达到这个结果,我今天也没白说这一场。我们有的同修的爸爸妈妈,年龄已经是高龄了,很可能时间不会太长就面临著这个问题,我今天说这些你要记住了,爸爸妈妈一定会去好地方的。今天的时间到了,感恩各位,谢谢大家。

资料恭摘:净空法师专集网站
答疑解难—关於送往生的几个问题 play flv 刘素云老师主讲  (第一集)  2013/12/11 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  档名:56-149-0001

 

 







• 什么是五戒?五戒是什么意思? • 符合道义,决定要守信 • 做出好样子,给同行的人看 • 做父母的不尊重老师 • 真正的我是什么? • 不取于相,如如不动 • 不踏生草 • 现在都市里头,天天过年 • 一句佛号念到底 • 佛学家念佛不能往生 • 老和尚身上有清香 • 念佛人有舍利,也不能代表他往生 • 阿修罗 • 杀生的果报 • 贪心最毒 • 聪明人不干这个傻事 • 诸佛菩萨,擅于随顺众生 • 螃蟹下锅 • 我们有一分的功德,佛就加持一分 • 为什么会疲倦







· 圣严法师:真正的快乐 · 圣严法师:人身难得并非负担生命本身就是尊... · 圣严法师:打从内心祝福自己、祝福别人 · 圣严法师:过去已经过去了 · 圣严法师:种福先从家人种起 · 圣严法师:包容的尺度 · 圣严法师:佛化家庭 · 圣严法师:别人不做的工作都由我来做吧 · 圣严法师:人会死亡,那么鬼会吗?灵魂与鬼... · 圣严法师:心情放轻松 · 圣严法师:四十二章经讲记 第十七章 · 圣严法师:如何无烦恼如何行善道 · 圣严法师:如何祈福有福? · 圣严法师:佛教对于命相、风水的看法 · 圣严法师:究竟要怎样储蓄财产才最保险 · 圣严法师:人会死亡那么鬼会吗?灵魂与鬼的... · 圣严法师:随相而离相 · 圣严法师:忙人时间最多



· 星云法师:当今青年通病 · 印光大师:往生极乐世界的秘诀 · 定弘法师法语:念佛贵在老实 · 定弘法师法语:刘素云老师怎么学成功的? · 那就是不肯听话 · 蔡礼旭: 我们要记得师长的教诲,时时都是... · 定弘法师:真有带着任务来到这个世间的人吗... · 宣化上人:受尽天下百般气,养就胸中一段春 · 老比丘寻死为佛所救 · 证严法师纪录片 · 印光大师:为什么要念观世音菩萨以救劫难? · 海涛法师说故事2:王舍城的由来 · 蔡礼旭:安史之乱的一个关键因素 · 好人不得好死? · 蔡礼旭:文言文,开启智慧宝藏的钥匙(第5... · 刘素云:我们要把老法师的传心法要接过来传... · 蔡礼旭:世未有不自然,而能得人自然者也 · 宣化上人:七菩提觉知

回向文:愿以此功德,庄严佛净土。上报四重恩,下济三途苦。若有见闻者,悉发菩提心。尽此一报身,同生极乐国。

尚思学佛修行网 http://www.fotuo365.com
友情链接:般若文海 净空法师专辑 寿康宝鉴 寿康宝鉴 安士全书 学佛改命网 弘善佛教网
声明:本站为公益性网站,以弘扬佛陀教育为建站之宗旨,净化心灵、启迪智慧。
网站内容均收集于网络或网友上传,若有侵权敬请告知,本站将及时更正。阿弥陀佛!
意见或建议敬请联系:在线留言

手机扫码,在手机上浏览本站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