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无阿弥陀佛

一心念佛,放下万缘即布施。一心念佛,伏诸烦恼即持戒。一心念佛,无诤无求即忍辱。
一心念佛,不稍夹杂即精进。一心念佛,妄念不起即禅定。一心念佛,信愿往生即智慧。
真实心中念阿弥陀佛,就得一切诸佛护念、保佑。菩萨、天龙八部、鬼神拥护。
真诚清净平等正觉慈悲,看破放下自在随缘念佛。


您现在位置:尚思学佛修行网 >> 学佛讲堂 >> 刘素云 >> 浏览文章

刘素云:走出学佛误区 开启智慧之门(文字版)

走出学佛误区 开启智慧之门  刘素云居士主讲  (共一集)  2010/6/26 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  档名:52-453-0001

尊敬的师父上人,尊敬的各位同修,大家下午好。今天下午,我们利用两个小时的时间分享一下这个题目,「走出学佛误区,开启智慧之门」。这个也是应一些同修的要求,让我讲一讲这方面的问题。

很多时候,当同修们凑在一起的时候,会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,非常集中的就是不知道学佛怎么学?从哪儿学?有些刚进门的同修跟我说,他说接触一些学佛的人,每个人说的都不一样,那我究竟按着谁说的来办?也有的同修修的时间比较长了,告诉我,说为什么愈学愈胡涂,还不如刚开始清醒,现在都找不着门了,不知道念什么经,念什么佛,不知道怎么办了。甚至有些被称为老修的同修,都出现了这个问题。还有的人说,没弄明白为什么要信佛就信佛了。

针对这些问题,今天我想从下面几个方面来说,这些问题确实是摆在我们每个学佛同修面前的一个实际问题。通过这些问题,我感觉到有一些同修,而且这个为数不少,走进了一个学佛的误区,如果不从学佛的误区里走出来,可能愈走愈偏,所以有些实际问题需要解决。在这些方面我懂的也不是太多,学的也不是那么深透,我就把我自己的一些见解和感受跟大家分享。有用的,是我供养给大家,供大家参考;没有用的,你还是当我什么也没说,别生烦恼就可以了。因为有些问题比较敏感,可能涉及到很大一部分同修的实际情况,可能我今天的讲法,有的同修听了以后表示赞同,觉得是说的有些道理;有的同修可能说,胡说八道,我们不是这种情况。不管你们怎么说,我把我的认识情况如实的告诉大家,仅供大家参考。

我为什么今天拟定了这样一个题目,「走出学佛误区,开启智慧之门」?因为如果你不从误区里走出来,你智慧之门开启不了,所以今天咱们要研究一下这个问题。在我了解的情况当中,所谓的误区大概有以下这么几个方面,第一个方面就是迷信,信佛信的是迷信,不是智信。我记得我在吉林讲的时候,我有一盘光盘曾经说过这个问题,就是我们学佛要智信,就是智慧的智,不要迷信。可能有的同修不太理解了,我们信佛怎么还是迷信?这个一点不奇怪,师父上人在讲法过程当中曾经提醒我们,如果你信佛,你不知道佛是什么、佛教是什么、佛法是什么,你就信佛了,这个就叫迷信。因为你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你就信了,这是迷信。你把这些问题弄清楚了,你再信佛,再进佛门,这才能开启你的智慧之门。所以我这么说不过分,不是说对大家不尊重,说大家迷信。这涉及到我们很多同修,其中包括我自己在内,我告诉你们,我曾经就属于迷信。

我一九九一年请了观音菩萨以后,不知道信佛是怎么回事,然后我就想找人问明白。结果东请教西请教,真是像有的同修说的那样,你问张三,张三这么告诉你,你问李四,李四那么告诉你。问得多了,把我都弄晕了,究竟怎么办好。所以我就急于想找个师父请教请教。因此我就跟我的同事,一个老大姐说,能不能找个师父指导指导?后来也可能因缘成熟了,我就皈依了三宝,就是第一个师父,就是五大连池钟灵寺的老住持觉悟法师,是他引导我皈依佛门的。但是师父离我很远,我在哈尔滨,师父在五大连池,我们到现在这二十年的时间了,见面的时间都很少很少,所以还是东跑西颠的。那个时候我记得,听说哪旮来个师父,我赶快去问、去拜,也不知道这个师父是怎么回事,一点不了解情况我就去拜。反正进屋就磕头,磕头就交钱,交完钱有些师父摸摸脑瓜顶,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叫灌顶。有的师父开示开示,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什么叫开示,我就说师父和我唠唠嗑。就是这样,我跑了多少年?将近十年。

特别有意思的,可笑的是,有个同修给我介绍了一个师父,就带我上他家去。这个师父是在农村住,我记得坐车坐好远,下车还得走一大段路才能到他家。到他家以后,看见一个老人,他大概也就六十多岁,个儿比较矮,挺慈悲的,看面相很慈悲。然后告诉说得认他为师父,说他这个师父是谁?是佛。当时我对这些概念还不深刻,就想抠根问底,说他是哪个佛?人家就给我介绍,说他的名字叫公平王佛。这个名字挺新鲜,我回家以后赶快找佛书,厚厚的一大本佛书,那上有那么多那么多佛的名字,我赶快去找公平王佛在不在这名单之内,也没找到。但是人家说了,不一定所有的佛都在这个本上,他就是公平王佛。后来我就多次去拜这个公平王佛,因为是佛,佛在我心目中那至高无上。

我记得每次去,一个是交款,一个是带礼物,然后就是给师父磕头,磕头的时候好像嘴里还得叨咕着,「叩拜公平王佛」,就是这样。有一次好像办了一个什么法会,办法会的时候他们告诉我,说妳看没看见,来了好多好多佛、菩萨,还有罗汉,还有什么什么。我啥也看不着。我说你们怎么看着,我怎么看不着?因为告诉我那个人他戴眼镜,我不是开玩笑,我真是这么想的,我说你那个眼镜是魔镜啊,你戴着它能看到,要不借我戴一会儿。他说和这个眼镜没关系,我这是近视镜。我说我啥也没看着。他问我,他说妳看看那面墙头,因为农村不有墙头吗?他说妳看那墙头都没有空闲的地方了,密密麻麻的。那个时候我都不知道什么叫众生。他说那个天上的、地上的,方方面面来的众生,都把这院子、屋里、墙头都占满了,天空都在飞着。我是站着的我也看不着,坐着也看不着,飞的我更看不着,我啥也没看着。

法会开完了以后,就这个同修告诉我,他说妳知不知道,给妳发了一件礼物,是宝贝?我说搁哪?我到处找,没人给我发礼物!我就理解就是咱们人,是不是?因为参加法会了,给妳发个什么纪念品,我就这么想的。他说,妳傻,不是,天人给妳发的。我说搁哪?发的什么东西?天人我看不到,他给我的礼物我应该能看得到。他说那妳也看不到。我说是什么礼物?他说是一条裤子,说那条裤子金光闪闪的,那天人就给妳了。我说你看我也看不着,也没办法对人家表示感谢,真是有点对不起。我说我怎么能知道这裤子在哪儿,我什么时候穿?那个人就笑我说,给妳了就是给妳了,妳看不到,妳也不能像咱们这个裤子一样就穿在身上。我说那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就那个时候,就这样的事我碰到了好多好多。

还有一次说在家里不行,得上大野地里去,现在回想起来那就像演戏的,去了好多好多人,有哭的、有笑的、有闹的。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就像人家在表演我在看节目似的,看完了我还问人家,我说他为什么哭?他为什么笑?人家也不告诉我,我还想打听,我就去问人家那个哭的本人,我说你告诉我,你刚才为啥哭?他说,我哭就是我哭,妳为什么没哭?我说我没想哭,有什么可哭的?没问出来,我又去问人家那个笑的。人家那笑的说,谁不让妳笑了,妳问我干啥?我就想,人家该哭的哭,该笑的笑,我是既不该哭也不该笑,我的任务就是看热闹。所以我就当热闹看,看完了就拉倒了。

更可笑的是跟我去的一个我的好朋友,她比我信佛信得早,法会开完了,她就跪在师父的面前,就哭了,怎么说的?恳求公平王佛还她公道。我想,有啥不公道的,妳这是干嘛?我就去拽她,我说妳干嘛,赶快起来?她就不让我拽她,就搁那儿跪着,就非得让师父还她公道。我就想,妳不起来,那我听听哪点不公道了。然后她就说,说我的位置比她高,这不公道。说她才进佛门,刚皈依,我都皈依好几年了,为什么这次法会给的位置,说我的位置比她的位置高?我就特别惊讶,那个位置是啥?搁哪呢?谁也没告诉我啥位置?也没告诉她啥位置?我说,什么位置?我怎么比妳高?我说如果真有这事,咱俩颠倒颠倒,换换位置,妳上我这高的,我上妳那低的。她说妳不懂,妳别瞎说。后来跟师父说,说我当时穿了一件衣服,我记得是一个毛衣,是我姐给我的,我没穿过,那天因为参加法会,挺重视,我把那新毛衣还穿上了。她就跟师父说,她身上穿的那个毛衣就应该是我的,那是上方赐给我的,叫她穿上了。我说不对,这是我姐给我的,怎么成天人赐给妳的了?我说好好,妳说是给妳的,我给妳。我当时我就把那衣服脱下来,我就给她穿上。我说妳别生气,我说还怎么,还有什么不公平的,妳接着说。哭得可伤心可伤心。后来我就问师父,我说师父,究竟是怎么回事?我说信佛就是这样吗?我说要是这么样的信佛,我真有点怀疑。师父赶快摆手,告诉我,别说,别说,别说。还不让说。

从那以后,我心里就有一种疑问,学佛究竟是怎么个学法,难道就是这样学吗?后来我问觉悟师父,我说师父,我皈依以后,我最应该干的事是什么?我不应该干的事是什么?师父告诉我,妳最应该干的事是念阿弥陀佛,妳最不应该干的事,不要去东跑西颠。这就是师父告诉我的,所以我就学会了,我就念阿弥陀佛,我不去东跑西颠。因此我特别感谢我的第一个师父,觉悟师父,真是,他这两句话就给我指了一条明路,让我少跑了好多弯路。就是这样,这个弯路我也没少走,也是将近十个年头。

在这中间,有人说妳有仙缘,妳应该供仙。我说那仙是谁?是我家老祖宗吗?我说我家是满族人,供老祖宗是木头牌位。在农村住的时候,我记得在西墙上钉着,我特别害怕那个木牌牌,我自己不敢进那个屋,我不知道为什么。我说是不是那个东西?那个人说不是,他说是仙。我说那个仙又是怎么回事,佛还没弄明白,怎么又仙了?那怎么个供?他说妳就请一个龛,然后我给妳写个牌,妳就供在这龛里,烧香、上供。我说哪天烧?他说天天烧更好,最次也得初一、十五烧。另外还得上供,我说都供什么?他说供鸡,供什么猪手,反正说的。我说这伙食不错!人家那人说,不能这么说,这么说不恭敬。我说那就不说了。我说我上哪儿去找龛?他说妳去请,极乐寺那边有卖龛的。

我就按照他的指点,我就去请这个龛。到那以后看到,是,很多龛,有的雕刻得很精致,有的是简单线条的。当时我就想,请一个线条简单的,我就看了两圈,我就相中了一个龛。跟人家说好了,正要交钱的时候,我旁边一个人就拿胳膊这么一拐我,我这么一看,我认识,是谁?是我们省医院外科主任,因为他给我外甥女做过手术,这不就认识吗?他说刘大姐,妳干啥来了?我说我来请龛。他说妳请龛供谁?我说供仙。他说哪位仙?我说现在还不知道。就这样,我说我还不知道。我说那你干啥来了?他说我也请龛。我说你请龛供谁?他说我供神。我一寻思,他怎么供的和我不一样?我供仙他供神。我说你那神是谁?他说我供的是日本神。我说中国的还没供明白,怎么还供日本神?他说我刚从日本留学回来,我请了一尊日本神。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这日本神是什么样。我说你请龛你请哪个?他就指,他说我就相中这个了。他指的就是我要请的那个龛,这个龛就是线条特别简单,上面没有雕刻的。我说那给你吧。他说那不好意思,大姐,妳看妳也要请,妳也相中这个,我把它请走,妳咋办?我说我有的是时间,哪天我再来转,说不定他就又出这样的。这样我把这龛就让给了这个外科主任,他就把它请回家了。从此以后,我和这个事就算拉倒了,我再也没请龛,我也没供这个仙,可能就这个缘分吧。

后来,我跟佛友说起这一段的时候,他们说妳真是佛菩萨指点,时时都有佛菩萨看着妳,不该妳办的事就不让妳办。你看再晚两分钟,这龛我钱交了,我龛拿到手了,那肯定他不好意思再从我怀里把这龛拿去吧!我就要交钱的前夕,就碰见他,然后这龛就给他了,他就拿回去供他的日本神去了,我那个仙就没供。这十几年了,十五年左右了。这个因缘,不就过去了吗?

所以有些事我就想,学佛是得把它弄明白,你才能学明白;你没弄明白,肯定你学胡涂。因此我就想,老法师说的,什么是佛?什么是佛教?什么是佛法?这几个问题你一定要把它弄清楚。如果你弄不清楚,你胡里胡涂说我信佛了,那真是迷信。你真是人家说三,你就说是三,人家说四,你也说四。你要是碰见一个善知识,把你领上了正道,你要碰见一个不是善知识,他本身就学得胡涂,他肯定也把你领到胡涂道上去了。所以这个问题,我建议大家看看《认识佛教》这本书,咱们这个结缘架上就有这本书,老法师写的《认识佛教》。如果刚入佛门的同修,你看看这本书,你看明白了,以后不会走歪道,也不会走瞎道。老同修们翻一翻、看一看,你对照对照,你这些年修佛的过程当中,和这个能不能对上号?如果你能对上号,说明你做对了。我那个时候,后来我得到这本书以后,我是从头至尾看了好几遍,我才知道我有好多事做错了,道走错了,所以我把它更正过来。再有一本是那个小册子,就是《觉海慈航》,我记得那本小册子我看了以后对我帮助也很大,因为它属于问答式的,正好我心里有些疑惑的问题,从那本小册子里我就找到答案了,也可以介绍给大家参考参考。这两本书大家看看,特别是要看看《认识佛教》这本书。我说咱们信佛不要迷信,这是第一个问题。

第二个问题,为什么要信佛?实际我要是这么说,大家说,那谁还不知道?不是这么简单。我跟同修们在一起,可以说议论也好、研讨也好、交流也好这个问题的时候,有的佛友是这样说的,我也不知道我为啥要信佛,人家告诉我信佛好,我就信了。我说那怎么个好法你知道吗?他说那都不知道,就是别人说的信佛好,他就信了。还有的说,我看见谁谁,他认识的人,说他们家原来可不顺当了,后来信佛以后,不顺的事都变顺了,我觉得这好,所以我就信了。更多的佛友是说什么?欣赏佛门有一句话「有求必应」。他对这个有求必应是怎么理解的?我要啥有啥,不是有求必应吗?我要有求,有的不应,那就不是有求必应了,「必」是一定的意思。我说你求没求来?他说不明显,有的求来了,有的没求来。我说再过一段时间你再看看,哪些你求他应了,哪些求他没应。他说要是不应那不灵,不灵我就不信了。这就是第三种信佛的。

第四种说什么?如果你信了佛,你家里就好像是,我理解就是你不用劳动,那个财就源源不断的就来了。比如说你要是买了一袋大米,不像别人家愈吃愈少,他家这袋大米就是吃起来没完,就是总是保持是一袋。我家有些亲戚信基督,曾经跟我这么说过,他问我,我那个弟弟、妹妹们问我,说嫂子,妳信佛妳每年买多少大米?我说我基本不买大米,因为我们单位每年分大米。他说妳分大米,妳能吃了吗?我说你什么概念?你什么意思?他说比如说这一袋大米,妳从年头吃到年尾,这一袋大米能不能吃了?我说那就看吃不吃?他要吃,它就了了;不吃,老搁哪儿摆着,它就不了。他说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,我们信基督,就是说,你这一袋大米你永远都吃不掉,都吃不完。我说我没那种感觉,我家大米一边吃一边见少,这袋吃完得换那袋,不像你说的这样。他说,劝我,那嫂子妳还是改信基督吧。我说你看看,等你家大米,一袋大米十年八年都吃不完的时候你再告诉我,那时候我肯定跟你一样。因为啥?这都不用买米。就是这样,所以五花八门的,信佛就能信到这种程度的。

再一种就是说我这一生很苦很苦,我想了脱生死,所以我信佛。这真是认识到这一点就非常不错了,但是信念也不是那么完全坚定的。到现在为止,就是说,我这一生学佛、念佛,我就是要了脱生死求生极乐世界,除此之外我没有别的路可走,非常坚定非常坚定的,这样的同修,为数不是特别多的,总是在动摇着,就是这样。所以说我们是不是应该这样说,这也是我们学佛人走进了一个误区。如果这些问题不解决,你就带着这样的想法走进了佛门学佛,你学几十年可能都没有长进,更不会成就的。所以借着这次来香港这个机会,又应同修们的要求,我就把这个问题也提出来了。

怎么样信佛才是真正信佛?这个问题也摆在我们面前。如果像前面我们所说的这些,确实是,不客气的说,那不是真信佛。你真正信佛不是这种心态,就像今天上午齐老菩萨给大家讲这一课,在座的可能都听了,我觉得今天齐老菩萨上午这一堂课,对大家是深有启发的。你们听了以后,尤其是年龄比较大的,一心要求生净土的,真是一种极大的鼓励。老菩萨讲得太好了,我们能听到齐老菩萨这堂课,太有大福报了,这对坚定我们学佛成佛的信念是多么好的因缘。所以我说,在座的大家真是很有福报。

真正信佛就是遵循佛陀的教诲,能够打开你的智慧之门,打开你的智慧之门以后,是认识宇宙人生的真相。世尊讲法四十九年,不就是要告诉我们宇宙人生的真相吗?我们开启了智慧之门之后,认识了宇宙人生的真相,我们才能找到真正属于我们的归宿,那就是西方极乐世界,这才叫真正信佛。不是说你读了多少部经,你发了多少次大愿,你每天念多少声佛号,你磕多少头,不是这个概念。你得把这个理弄清楚了,你才能够知道什么叫真正信佛。你对照对照自己,你修佛这些年,这几年,你符不符合这些条件,你是不是真正信佛,你自己就有一把尺子了。这是一个问题。就是迷信里一定要把这个问题解决,要把它变成智信,真信佛、假信佛一定要把它区别开。

这个题里的第三个小题,就是什么是三皈?可能我说这,有的同修心里觉得好笑,我们早都三皈了,谁不知道三皈是怎么回事。不见得明了。我一开始我不明了,我记得我师父介绍我三皈的时候,师父是在我家接受我三皈的,师父说,我说什么你们说什么。因为在这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,所以师父说那个词,现在我知道是什么词,就那时候师父嘴里说出那词,我根本我就不知道说的啥。所以就是师父说一句,我们不是说一句,是哼哼一句。因为不知道词,反正就跪那儿,闭着眼睛,听师父一句完了,我们这边嗯嗯,就这样似的,就应付过去了。后来师父给我们发了三皈依证,看看那上才知道当时师父说的啥,但是对那个意思不甚了解。

我是什么时候开始明白的?就是听了咱们师父上人的三皈传授,我才知道三皈是这样。我原来真是那样以为,我皈依了觉悟师父,我不知道我是皈依三宝,皈依佛法僧,觉正净,我一点不知道,我就觉得我就是皈依了觉悟师父。后来我听了咱们师父上人那个「三皈传授」,我才认识清楚了,是这么回事,才把这个念头转变过来。为什么我一直推荐、介绍,让大家好好再看这个碟,好好再读这本书,关于三皈传授这本书,就是千万别弄错了。认识明确以后,加深理解,加深认识,这样才知道我皈依的是佛法僧,是觉正净。你只有这个理念清楚了,你将来才能回到你的故乡。如果我要一直认为我就是皈依我的第一个觉悟师父,那将来师父上哪儿就领我上哪儿了吧!我师父是修净土法门的,他是念佛的,我估计还有个好去处;如果我要是皈依一个不是修净土法门的师父,那可能糊里巴涂的,师父上哪儿我就跟着去了。假如说师父要真是上三途,我也跟着上三途了。我特别庆幸,师父上人太慈悲了,让我看到这个光盘,否则的话,到现在我还胡涂着,我都不知道我皈依谁了。在座的大家,是不是这个问题非常明确?你是不是也做了三皈?你知不知道你皈依的是谁?这个问题也要搞清楚,这也是我们学佛人一个误区吧!

这是我讲的第一个误区,就是迷信,不是智信,这里面就有这么三小条。第一个是要认识什么是佛,什么是佛法,什么是佛教。第二个问题,要弄明白为什么要信佛,怎么样信是真信。第三个问题,什么是真正的三皈。把这三个概念问题一定要把它搞清楚,这是我们学佛最最基本的东西。这是第一个误区,迷信。

第二个误区是外求。这个问题我记着我上一次来香港的时候,关于内求和外求我讲了。但是我从香港回去以后,好多佛友,全国各地的佛友打电话,他们所提的问题好多都是在这个范围内,就是外求,不是内求。我们大家都知道,佛在哪儿?佛是你的自性,你的自性本来就是佛,你不开发你的自性佛,你到外面去求、去找,你求不来也找不到。比如说就像一个镜子,举个例子,一个镜子就比如是我们的自性,我们的自性是亮的,因为我们迷了,它上面就蒙了一层灰尘。你不去擦这个灰尘,你到外面去找东西,要照照你这个面目,你找不到。你只有把这个镜子上的灰尘擦掉,那个镜子不就显现出来了吗?你照的就是一个真实的你,那个真实的你就是你的自性,就是你的本性佛。你说咱们到外面去找,能找得到吗?找不到。所以这个外求和内求的问题仍然是一个重要的问题,不要心外求法。不是「是心是佛,即心是佛」吗?有一个法师唱的那首歌,就这个词,我记的特别清楚。所以,如果咱们把心外求法转为心内求法,反观咱们自己,去找咱们的自性佛,这就对了,就从那个误区就出来了。这是第一个外求的表现。

第二个外求的表现就是盲目崇拜,崇拜谁?无论是出家师父,还是在家居士,有些人就是盲目的崇拜。因为什么?就在我周围,有些个佛友跟我说,我们家又打仗了。我说你们家怎么打仗了?她说和我爱人,因为钱。我说钱不是身外之物吗?怎么还因为这个打仗?她说我把我家里的积蓄我都捐出去了。我说妳捐到哪儿?她说哪哪哪来了一个师父,我们就捐出去了。我说妳跟妳丈夫商没商量?没商量,商量他不能让捐。我说既然已经捐了,那也就别打了,实在不行,我去给妳做做工作。因为她丈夫我也认识,我去跟他解释解释,能给我点面子吧!我就说妳做得对。她接着下面就说了,我也后悔了。她捐完了,跟丈夫矛盾了,现在她自己本人也后悔了。我说妳干嘛后悔?她说「师父说能让我开悟」,她问我,「刘姨,妳说我开没开悟?因为师父已经给我灌顶了」。我说我不能胡说,因为我没开悟,我怎么能知道妳开没开悟?谁开悟了妳去请教谁,他能告诉妳明白。我说我要说妳开悟了,我是骗妳,我要说妳没开悟,妳灰心丧气,我花这么大价钱,我怎么没开悟?所以说,我不知道妳开没开悟,妳也别来问我。

就是这样,我就觉得很可笑,也很可悲。就在这种盲目崇拜的风气,我不知道别的地方,反正我在哈尔滨是时不常就听说这个。有的人跟我说,又上当了。我说怎么上当了?说要建庙,要让捐款,捐完了以后,可能是到了一定数目,师父就走了。我说师父走了正常,他不是要在哈尔滨建庙,他要是在别的地方建庙,这些钱人家拿回去不就建庙去了吗?他们说那建不建我们也不知道。我说这个事我是这样想的,既然你捐了,师父拿走了,建不建和你就没关系了,你就尽心尽力做了就完了呗。我说这个的意思,我不是说师父们如何,而是说我们的居士,他没把事情弄清楚,盲目的就去做,做了以后又后悔,后悔以后说出的那些话绝对是造口业,是不是?你说有什么好处,你为什么要这么办?

另外就对在家居士也有盲目崇拜的现象,比如说现在对我来说,出名了,这可了不得,我觉得很大一部分佛友对我就存在那种崇拜的心理。所以我见面也好,还是打电话也好,我一定要跟他们说清楚这个问题。我和你一样,无二无别,我们的本性都是佛,你不要把我看得很神秘、很神奇,觉得我如何如何。我说你这样是不对的,你不要盲目崇拜我,也可能过一个阶段,又出现了另外一种情况。一个人,他不可能让所有的人都赞叹你,或者所有的人都毁谤你、都反对你,这都不可能,是吧?总有赞叹的,总有诽谤的,那都没关系,对我来说这个都不是问题。但是对有些佛友来说,可能就容易让他的心不安。这一段,把我抬得那么高,马上就都呼上,就哪怕见见妳、亲亲妳、摸摸妳,听妳说一句话,在妳身边坐一会儿,都感到那么幸福、那么快乐。过一段,我跟大家说,就我这么面对镜头讲法,给大家讲这些,我得罪了多少人,人家能不骂我吗?如果你听到了:现在传了,刘居士不行了,她怎么怎么的,她传的不是正的,是邪的。一下就让你灰心了。原来你对我寄托那么大希望,听了那面的意见,你一下子又沉下去,又灰心了。你说我不是造业吗?是我让你心不安的。

所以我告诉你们,不要迷信,尤其不要迷信我。人家说我好,你也看看,等一段时间,人家说我不好,你也看看,也等一段时间,通过你自己的鉴别,你再决定怎么办。决定了,你要是认为还行,你也不要崇拜,你看一个傻老太太,土里土气的,人家不是出土文物吗,你说有啥奇怪的?不要崇拜。如果是你对我印象比较好,觉得我比较可亲,比较可信,你就向我学习,老老实实念阿弥陀佛,将来咱们一定回到西方极乐世界去,这就可以了。对任何人都不要崇拜。

我跟大家说,我对老法师我特别尊重,我特别信任。所以我说我老实、我听话、我真干,这是我的真实想法,也是我的真实做法。但是我对老法师我没有崇拜,我更不盲目崇拜。因为我首先说,老法师他是人,不是神,他是一个高龄老人,他也是一位高僧大德,他值得我钦佩,值得我信任,就是这样。现在不管别人在我面前说师父上人如何如何,我可以做到如如不动。你说好,我也当你给我念阿弥陀佛,你说不好,我也念阿弥陀佛,就这种心态,对咱们修行非常有好处。否则的话,人家一说师父上人如何如何好,我就兴高采烈的,这个人真好,如何如何;人家要说师父上人如何如何不好,我这面怒发冲冠,我就跟人家干仗,那能行吗?你说啥,那是你说的,我该怎么做怎么做,我该怎么听怎么听,你说的那个它动摇不了我。按我自己的老百姓的语言就是说,「别费那个劲了,你整不动我」,就完了呗。这个话咱搁心里说,也别跟人家说,实在逼得没办法了,告诉他别费劲了,你看人家说你,苦口婆心劝你,人家还挺费劲的。所以告诉他一句,别费劲了,整不动,我就定型了,就告诉人大实话就完了呗。别跟人吵架,不跟人争论,不跟人讨论,也不辩论,这个挺好,挺平和。这是外求的第二个表现,盲目崇拜。

外求的第三个表现,就是跟风瞎跑。这个词可能不太好听,我没想明白还有什么词更贴切,我就说跟风瞎跑。人家说东风强,你就跟东风跑过去,跑到东面,人家又说西风挺好,你就从东跑到西去了。你说你来回这么奔波多么劳苦劳累。有的佛友出去以后,回来到我那诉苦,唉声叹气,疲惫不堪。我说怎么的了?出去参访了一圈,怎么参访到这个德行,小脸蜡黄,疾病缠身?我说参访不应该是这样吧,应该得到佛力加持,回来应该是红光满面,精神焕发,斗志昂扬。这现代词不都是这个吗?我说你怎么这样?就说遇到了一些什么什么事,跟谁住一个屋,那个人睡觉晚,睡觉还说梦话,影响我休息。你说就这些事都能干扰你。我说他睡得晚,你早点睡,你睡着了,他说梦话你不就听不着了吗?他说梦话你能听着,说明你没睡实成,你要睡实成了,他就干扰不了你。我开玩笑,我说你先睡,没等他睡你开说,你先说,让他睡不着,他就不说梦话了,就不干扰你了。他说那我也不知道,你告诉我我咋说?我说你胡思乱想就说梦话,你不胡思乱想你就说不出来。白天你没啥事,你不是也念不下佛吗?你就胡思乱想,啥乱你想啥,晚上躺床上,你保证胡说八道,那就是胡话,他就睡不着了。他说,别说,我要走之前上你这来学习学习,我还学了一招。我说我告诉你这是损招,这不是坑人吗,你睡不着你难受,然后你让人家睡不着。

我说尤其一些年龄大的老菩萨们,他可能是有这个习惯,睡着了打呼噜,你就想那都是天乐,都是佛乐。你就闭着眼睛,你睡不着,你就那样想,阿弥陀佛,西方极乐世界给我派了一个乐队,各种各样的乐器,那么多菩萨。我说你就想象穿那衣服带飘带的,特别美,特别漂亮,有吹的,有弹的,有拉的,那个乐曲太悠扬了,太美妙了,你说你能睡不着觉吗?你干嘛把它想成是呼噜?他说妳要去就好了,妳要早告诉我这个,我早把它想成天乐,我不就睡着了吗?我说这就是念头呗,你念头一转它就变天乐,你念头往这面一转,它就是呼噜,就是干扰,你说那不全在你自己吗?你怨人家别人吗?他说下次去我还能不能碰上他,我试试。你说是不是一种执着?我说你下次再出去碰见那个不是他,是别人,也可能有这种情况,你这个问题不就解决了吗?有很多事根本就不是事,就是一个念头的问题,就把咱们折腾的小脸蜡黄蜡黄的,因为那么多天睡不着觉,肯定他是很不舒服的。

所以我说不要跟风瞎跑,你那不就是依人不依法了吗?四依法不告诉咱们依法不依人吗?你也不要觉得谁高谁低,都一样,你努力了你就高,你不努力你就退下去,你就低了,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。现在咱们还有多少人在跟风?我不是说反对大家上道场,如果你定力够了,你上哪个道场都没关系。要不就像他们说,说我播经把鬼都招家去了。我没有这种想法,我说上我家来的鬼都是善鬼,都是来听经闻法将来成佛的鬼,你就是这个念头。你要觉得一放这样的经,来的都是鬼,来的是不是鬼?是。那你就把他想成恶鬼,对我家怎么干扰了,我不舒服了,我满身冒凉气,那就是这样。你要是起这个念头,你就满身冒凉气,你就晚上听到各处都叮当乱响,就是这样。你念头不一样,它的结果就不一样。

所以你跟风就得跟得你筋疲力尽、疲惫不堪。如果你是这种状态,你念佛你能念得下去吗?有些佛友说,吓着了,没有魂了,跟我说,你咋能把我魂给我弄回来?我说你魂上哪去,没告诉我呀,要上哪去,他告诉我,我就告诉他你别跑,你还回来吧。我说没告诉我呀,我就觉得那魂就在你自己那儿,你认为他跑了,他就跑了,因为你起心动念说你自己没魂了,你魂就没了;你说你的魂就在你那儿,他哪儿也没去,他就在你那儿。好多事有时候他们跟我说,我就觉得太可笑了,真好玩,怎么有这么多事,我怎么不知道?我就不知道还能有这些奇奇怪怪的事。如果你外求,你的心念都在这方面,这么乱,你那个自性佛什么时候能显现?你那个镜子什么时候能擦干净?赶快转念头,赶快把外求变为内求,反观自己,你自性佛跟阿弥陀佛是一模一样的,一点都不差,你一定要把它显现出来,这才是对的。这是第二个误区,外求。

第三个误区就是供佛像问题,供多少?愈多愈好?有个佛友跟我说,上次我记得我说过这个例子。刘大姐,上我家看看。我说看啥?看佛堂。我说我看过妳家佛堂,不是挺好的吗?她说妳再去看看,我又请了七尊佛。我说妳没少请,请七尊,为什么?她说我家发生了一件什么什么事,我就找人去看,看的那人告诉我,说妳请佛没请够,妳还缺七尊佛。而且告诉我具体的哪尊哪尊,把名字都告诉明白了,是他领我到一个佛店请的,就把这七尊佛请回来了。我说既然请七尊佛,我去看看吧!我就去了。她原来佛堂已经很满了,她家还供的仙,已经很满了,又请了七尊佛,都是这么高的铜佛,挺庄重的、挺庄严的,整个这一面全满了,你要一看确实是很庄严,挺好的。

我说不够吧?请七尊能够吗?她说刘大姐,妳说还得请多少尊?我说妳再找别人再给妳看看,妳看看他怎么说。她就眼睛瞪着瞅着我,她说刘大姐,那妳告诉我,我还应该请多少尊?我说妳要让我告诉妳,妳信我吗?她说我信妳。我说七十尊,我不知道到哪个店去请好,妳自己找店去吧,妳看哪个好妳就在哪儿请,七十尊。她没理解,她说刘大姐,我请七十尊我往哪儿供?我说那妳再掂量地方呗,因为啥?我告诉妳请这七尊还没够,妳就再请七十尊,我说这七十尊请完了,再一个人告诉妳请七百尊,我不知道妳怎么安排这个问题。她说刘大姐,我听出妳话外音了,妳是不是说我这么做不对?我说妳这么做,请佛,不能说不对,请这么多,是不是如理如法,我说妳自己心里怎么想的?我听有的佛友也跟我说,是不是供佛愈多愈心诚?我说印光大师就供一尊,后面还带个死字,那妳说印光大师心诚不心诚?妳说他灵不灵?我说妳供一百尊、一千尊,妳心不心诚,妳灵不灵?妳要灵,妳家不会有这个事,有事妳才去找人看的,那说明妳不灵。所以这个问题妳说是不是显而易见,是对还是错,应不应该这样做?供佛能比多少吗?供得少就不诚、就不灵,供得多就诚、就灵,哪有这么说的?哪部佛经这么告诉我们的?所以我们说信佛,依佛教诲,一定要看佛经怎么说的,依法不依人。人家怎么说你就怎么跑,你那不是依人不依法吗?你不是愚蠢吗?你哪有智慧!

我家一个亲戚,是我的一个小侄,到我家来,告诉我,他家乱了,让我去给看看,在大庆。我说我不去,你告诉我怎么乱的?他说孩子有病,去找人看了,人家告诉说你有仙缘,你供仙。就供仙。说你家该立堂子。就立堂子。我说这个堂子什么概念?他说一张黄布,一张红布,那上面有若干个名字。我说这个我曾经在别人家看见过,还怎么的?他说又说我有道缘,请道家的。这道家的也请回来了。说又不好,又看,你有佛缘,还得请佛。然后佛也请回来了。说你还得请护法。他家屋子不大,这一面墙就是所有各家各户的全满了,全满了以后的结局是什么?为什么来找我?先是孩子不敢进屋,他那孩子不到两岁,孩子一进屋就怕,往爸爸妈妈怀里钻,不敢进这屋。孩子怕完了,这夫妻俩也开始怕,也不敢进屋睡觉去,你说怎么办?三口人,就来找我,让我给处理处理。

我说我不懂,我不会处理,我不能瞎给你处理,你要处理,你找个明白人。他说明白人搁哪儿?我说我告诉你,明白人是阿弥陀佛,你还不信,那你上哪儿找明白人我不知道。所以到现在为止,他家现在怎么样了,我不知道具体情况,太乱了!你说就像咱们家来客人,我举个简单的例子,你要是咱们来了一个客人,咱不慌不忙的,坐点好菜好饭招待他;一下子来了一百个客人,你发不发懵?你怎么个招待法?这个喜欢吃甜的,那个喜欢吃苦的,那个喜欢吃辣的,你说你满谁的要求?你这一百个客人你咋招待?你说请了这么多,谁管你家事?要搁我我也不管了,那么多,不用我管,他们会有人管的。都这么想,你请来的这些没有一个管的,因为都有依靠,你们还有那么多,有人管你,不用我管了吧!是不是这个道理?

这个问题,就是供佛怎么个供法?印光大师给我们做出了榜样。三皈传授,我记得老法师讲的时候说,如果你是修净土法门,你就供一尊阿弥陀佛,或者是供西方三圣,不就可以了吗?有的人说,我不供他,不供这尊佛,这尊佛该不高兴了。我说那是你的心量,如果佛菩萨是这种心量,他就不是佛菩萨,那就是你了。我说你比如说要求我办个什么事,我能帮,我帮你了,你挺高兴;我没有那力量,我没帮你,你就生气了。我说那你的心量,要不怎么是凡夫呢?我说凡夫和圣人区别就在这。这个问题我说清楚了,你就知道你供佛应该怎么供了吧!如果以后再有佛友打电话,说我供多少尊佛合适?我建议你,如果这张光盘出了,你看这张光盘我不就给你答案了吗?好多重复性的问题,我不可能一一解答,我就在这个光盘上都给你解答了,对每个人都有用。我不是对某个人说的,是不是这样?你们要听明白了,你的问题也解决了。

第二个问题就是关于诚敬问题。一分诚敬一分收获,十分诚敬十分收获,不是供得愈多愈诚敬,而是你那颗心诚不诚敬。我给大家举个例子,你看这个诚不诚敬。有一个佛友,咱们不能说不信佛,信佛,信佛的佛友。就是家里桌子上供了一尊观音菩萨,没有龛,就在桌子上供着,也有香碗,也有佛灯,这个都有。前面拉了一个铁丝绳,洗的衣服都搁这挂着,那个脏兮兮的毛巾,洗完了以后,拧一拧,就挂上了。我看了以后我就想,一串干巴鱼。不是那个干巴鱼挂上,是他那个毛巾、那个抹布,拧了以后,也不给它展开这么板板正正挂,就这么一下子挂。所以这一竿,除了衣服,就是毛巾、抹布,都给观音菩萨脸前这么搭拉着,你说这叫诚敬吗?这很明显就不对!但是我们供佛的,我们这位佛友,人家长年累月就这习惯。

我就说了一句,我说咱们家里条件就是这样,但是咱们可不可以把它整理整理,这个铁丝拉到另外一个方向,离开这个位置行不行?这是可以做的吧!但是我们佛友想不到这,他就这么给它提着,人家说从开始供到现在就是这样。然后再看这个桌子上,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在这堆着,反正随手拿了东西都在这放着。这个问题能不能解决?很好解决,咱们手勤快点,收拾收拾,你就让这个佛堂变得庄严、整洁、清净,不就完了吗?你就这个桌子咱们拿个抹布把它擦干净,把它摆整齐,这有什么难的?像破烂市场一样,上面是那样,下面也是这样。我就想,这观音菩萨心量太大了,要搁我我可生气了,你这个地方我可不待了,我要跑了。成天在垃圾堆里待着,你说咱人都不愿意待,那菩萨你搁在那儿委屈不委屈?反正我要是观音菩萨我可跑了,我不在这待了。

真的,你说就是这样的事情,不难解决吧,很容易解决的,不是说让咱们怎么整得高档,怎么怎么的。很多佛友上我家看我家那佛堂,就非常简单,你们看光盘也看着了。我家佛堂特别简单,就是原来我的一个书柜,我把它变成佛堂了,我就供的是西方三圣,其它的都没有。在里面,他们给我结缘的《大藏经》,就盒装《大藏经》,我在佛堂里面供着,再就是咱们净空老法师的法像,在佛堂里供着。前面是三尊西方三圣,这面是《大藏经》,这面是老法师的法像,就是这个,很简单。然后佛灯、一杯清水,就完了呗。没什么可难的,就是咱们勤快点,反正也可能和人的性格有关系。

因为我家是满族,满族人的规矩大,从母亲父亲那一辈到爷爷奶奶那一辈,就特别干净利索,所以传到我们这一辈还可以,基本上继承了,但是不是那么完全彻底。我跟我妈妈比,我妈妈要是打一百分,我能打六十分,我现在就这个程度。但是我觉得我基本大概还过得去,我不可能让佛堂乱糟糟的,灰尘那么老厚,这个我倒是能做到,我能给它收拾干净。所以咱们动动手,这个问题就解决了。如果我说的和哪家的情况对上了,那属于巧合,我没有针对性,你们别难过、别烦恼。说这刘老师咋知道我家,说的就是我家的事?我不认识你,我不知道你家的事,如果你对上号了,那巧合。这是第三个误区,供佛像怎么供,供多少,从这个误区里跳出来,这是第三个误区。

第四个误区,这个问题早晨我说的时候,刁居士不建议我,这个问题妳说不说,太敏感了!但是我后来我跟她说,我说敏感我也得说,我没有私心,我没有杂念,我没有为我自己,我为众生,我必须得说。我说错了,那我该怎么受惩罚受惩罚;如果我说对了,对大家会有好处的。这个问题是什么?就关于供仙,还是立堂口的问题。这个问题恰恰是我的弱项,我不懂,不太懂。我现在能给大家说,是我从大家那里听来的,学来的,因为我家既没有供仙,也没有堂口。我知道这个事非常复杂,特别是后一个问题,立堂口这个问题,特别复杂。对这个问题,我从哪几个方面讲?一个是,如果现在能听到我今天这堂课的佛友们,你们现在家里没有供,我建议你以后如果有人让你供的时候,一定要慎重再慎重,不要轻易供。请神容易,送神难,这个是的的确确存在的。

人家说你需要,你也为了保自己的家,比如说保家仙,保家仙如果你供了,问题不大,就是这方面出毛病的,问题不是那么太多。因为保家仙他有的是祖辈传下来的,和你家就是有缘,就这么祖辈传下来以后,到你这一辈,你照样供着,这没有毛病。问题是你如果原来没有,就像我遇到那么个缘,告诉我应该供保家仙,我就去请龛没请到,这个缘就过去了,到现在我也没有供。如果你还没有供的时候,碰见像我这种情况,有人建议你要供仙家,你一定要慎重考虑,不要立马就去办这件事情。你考虑明白了,考虑清楚了,或者你咨询咨询,找一些明白人再问问,如果成,你再供。我告诉你,供了以后,你就别折腾,这是个重点问题。别折腾,什么叫折腾?就是反反复覆。

我有一个佛友就供的是仙家,不是堂口,折腾了多少次?折腾了十二次。家里有一点小毛病,比如说孩子身体不舒服了,他又听到什么声音了,他就找人去看,人家说你有保家仙,你得立起来,他就立起来了。立起来以后又发生事了,又去找人看,人家说你没有仙缘,你那保家仙不是你家的,是外边来的,你供的是野仙,你得把他升了,这就把他升了。然后过些日子又有事,又找人看,人说你家有仙,你还得供上,又供上。就这么反反复覆的折腾了十二次,弄得家里一片混乱。后来他告诉我,他说他下班回家,进屋都害怕,就觉得自己的家自己都不敢进了,到处都是声音。他说到处都是影像,看哪儿,不是这个影就是那个图的。问我怎么办?我说这方面的事我不太懂,你找个明白人看看。

后来他找了一个明白人,我不知道明白到啥程度,说能办这个事,他说让我去给坐阵。我说他咋办我也不明白,我去干嘛去呀?他说妳就搁我家坐着,妳听着他咋办,妳看着他咋办,妳看他这么办对不对?我说我不明白,我怎么能瞎说人家办得对不对?他说妳看看他念的是不是佛经?我说那好,这个我知道。我就去了。那人给他办的时候,我就坐那儿听着。听着听着,他念的佛经,念的大悲咒、往生咒,这个我能听明白。我告诉他,我说是读的佛经,是大悲咒、楞严咒这方面的,他再别的我就听不懂了。听完了以后,我看临走的时候留了个小尾巴,说你这个办一次不行,还得办一次。你说留个小尾巴,你办不办?你不办你心里犯格应,没解决彻底。你说办吧,可能心里也犯嘀咕,怎么还得办?我估计是这种心态。人家老师走的时候递了四百块钱,这得交费,递了四百块钱。我看老师瞅瞅这四百块钱,心里不是那么太满意,是不是这个数不够?这是我看的,人家老师没说。

这不就第一次办了吗,还得办第二次。第二次人家告诉你了还得办,但是你再找的时候就费劲了,今天有事,明天有事,一拖拖了好长时间。好不容易又联系上了,第二次来办,还让我去坐阵听。我说我听一次行了吧,我别去了。他说不行。我又去了,受人之托你说咋办?我去坐着去吧。又坐着,又办了。办完了以后,师父临走的时候又说了一句,还得办一次。两次没办明白,还得办一次,办第三次,咱这个佛友瞅瞅我,我瞅瞅他,那你说我说啥?走了以后他问我,我还办不办?我说你让我怎么说?我说你不办,这个小尾巴给你留这,就等于牵着你这个线。我说你办,我不知道他下次说还办不办,那我不知道。我说那你就豁出来,第三次还办吧,让你了了这块心事。

第三次又请来了,又办了,就是这样,办了三次,说了,不用再办了,这次可算是了了。我说你能不能有记性,这次办完了,不都送走了吗?你能不能再别请回来了?他说我能,我再也不请了。我说你折腾十二次已经够一打了,别说人家是这些个仙家,我说要是我,我也得跟你急眼了,那我得折腾折腾你,你干嘛,你拿我不识数。你用着我了,你就把我请回来供上,又烧香又磕头的,又求我保你全家平安。用不着了,一脚把我踹出去,整一把火把我烧了,烧我十二回了,我说那要搁我我也生气了,那我肯定折腾你。他说,太吓人了。我说你要知道吓人,以后一定要众生平等,要尊重人,人和人之间还有个平等,你这太不拿人当回事了。所以我说在这个问题上,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佛友大概存在这个问题。要么就是单纯的供保家仙,这个麻烦相对来讲少一些,我听到的也不太多,偶尔的听到有说供仙的又出点什么事。

第二个立堂口,太麻烦了。那个立堂口,因为不是一位、二位,我对这个不懂,反正我看见过,黄布那么多名,一行一行一行的,红布一行一行一行的。我问这是什么理念?说黄布是上方仙,红布是下方仙,就到现在我也不太明白这上方仙、下方仙的概念,这咱不能胡说,是不是?就是现在你把堂口立起来了以后,你是不是就是我下定决心,我就供养他们了。如果要是这样也可以,你可能就有这方面的缘,这些仙家和你就有这个缘。比如有的告诉我,说有的是来报恩的,人家就是通过这个方法来让你挣钱,让你家比较富有,有这种情况。有的是来报怨的,但是没听说谁知道这报怨的我还把你供上,一般人都是来报恩的。

但是现在问题在哪儿?就是供上了以后,你有没有这个定力,别你家有芝麻粒那么大个事,你也往这上想,不灵了,不保我了。然后就得再找个人去看,一看又和前面一样,就给你说,立的不对,你得重立。比如说你第一个找人,他给你看了,立上了。又有点小毛病,你再找我,我说他立的不对,我再给你立一把,你就得把原来这个升了,然后我第二个人再给他立第二个堂口。因为立这个堂口,我听说收费是比较高的,可能立一次大概千、八百块钱吧,好像是这个价码,甚至比这更高一些。你要是这样反反复覆的折腾,那可不是一位、二位、三位,那么老多,你把谁折腾烦了,谁不收拾你?所以这个事就是有毛病的太多太多了。

再一个,还有个事我想说,这个事可能是最敏感的了。就是立了堂口以后,就可以看事,可以看病,看事、看病有收费的、有不收费的。不收费的,就是比如说我去看,我能让老仙家白看吗?人家也付出了劳动,不收费,我最起码我得给点香火钱,这也是人之常情。所以咱们就给留点香火钱。有的是明码实价,就是看一次多少钱,看一次多少钱。这两种情况。就这个,我有点没想明白,怎么办?对还是不对?我想到哪一点?最起码不究竟、不圆满、不彻底,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吗?不能。无论是我们供养的堂口的仙家,还是这个主人,走这条路最后大概是求生净土,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有困难吧?这个我说不准确,供大家参考。

我想这个问题应该怎么解决?是不是有这么三个方法,在这里还有一个什么问题?就是,这还得戴上眼镜,这个小字我就看不着。再一个,就是我说了三条了,一个是你要慎重,不要盲从,第二个是不要反反复覆,第三个是关于看病看事收费不收费这个事。第四个是什么?就是没有主见。没有主见就被牵着走,就是被这个仙家牵着鼻子走。我举个例子,有一个佛友,我知道他有这方面的问题。他是时时能听到那个声音在指挥他,这是他跟我说的,指挥他的时候,说话都不是像咱们这么说完整的,把这个事完整的说清楚,告诉你怎么办,他不是。他说的都是半句话,后面得让你去自己琢磨。我分析是什么呢?可能他就是对人的语言功能没完全掌握,就是没修到那个分上,所以他说的那话可能就绊绊磕磕的。这样你就得费力的去分析、去琢磨他想表达一个什么意思。有一次在他身上发生一件什么事?他要上一个地方去做佛事,得坐火车,他这个仙家就告诉他,你不能去。他说我非要去,他就拧上了。那仙家就命令他,你不能去,你去就收拾你。他后来跟我说的,他说我真跟他强上了,你这把不让我去,我非去,我看你能怎么的?他就去了,就坐了火车。下车一看,坐错站了,比他应该下车那地方多坐了四站。你想想,火车四站该多远呢,下车上哪找去,等你再返回去,可能人家那佛事都做完了。就是这样,等他下错车以后,人家这声音又在耳边响,叫你不听话,不治你治谁?你看。后来,他说,再可是告诉我上哪我上哪。就这种情况,你说是不是个问题?做为咱们一个学佛的人,你自己做不了自己的主,人家让你上东你就得上东,让你上西你就上西,否则人家就收拾你。你说咋办?苦不苦、难不难?

所以说到这四条,我就想怎么样来解决这个问题,我建议大家参考参考我说这三条。第一条沟通。就和你供的仙家们沟通,要商量,咱们不能跟人家来横的,不能命令人家,不能撵人家,更不能把人家一脚踹出去,这个方法不行。一定要本着平等的态度,语气要和气,跟他们好好沟通、商量,商量什么?告诉他们,什么是最究竟、最圆满、最彻底的解脱,给他们指出一条明路,送他们到正修的道场去修行,让他们听经闻法。这样我们如理如法的去做,有好多仙家他们很聪明,也很有智慧,他们听明白了,就到各个道场去修行了,这样这个问题就解决了。但是,我说得明白,一定不能命令人家,不能来横的,要好好商量。有一部分可能听明白,他就走了,我们再给他发发皈依证。不是可以给幽冥界众生做三皈吗?那个可能大部分佛友都知道。给他们发皈依证,拿到皈依证以后,他们就到那个正修的道场去修行。

你可以给他推荐,推荐咱们净宗的道场,或者是四大名山,普陀山,观音的道场;五台山,文殊菩萨道场;九华山,地藏菩萨道场;峨眉山,普贤菩萨道场,你可以给他们介绍这些道场的殊胜。然后比如可以介绍他们到香港佛陀教育协会来听经闻法,来亲近老法师,也可以介绍他们到东天目山,到齐素萍老居士那里去听经闻法,多殊胜。可以介绍他们到长春百国兴隆寺常慧老法师那去。这是我知道的比较出名的,老法师多次赞叹的净宗道场,让他们到这些道场去修行。他们和哪个道场,和哪个菩萨有缘,他就到哪个道场去了,这样这个问题就可以得到解决了。这是第一个办法,沟通、劝解,劝说他们到道场去修行。你就告诉他们,你就拿你自己说,你说我修行的不好,我也没有这个德行,我不能把你们带到彻底解脱的那个路上去,请你们,我给你们找那些高明的地方,你们去修行。这样他听懂了,他服你,他也理解你,他不会闹你的。这是第一条。

第二条就劝他们修习佛法,老实念佛,求生净土,往生西方极乐世界。给他们介绍西方极乐世界的殊胜,给他们介绍净土念佛法门,告诉他们念佛。这是第二个方法。

第三个方法,播经。我前两天我也说过这个问题。播经就是现在,咱们这面有没有我不知道,我们那面有一盘光盘,这一盘光盘就是给不同维次空间的众生播的。有什么经?有《佛说阿弥陀经》,有《无量寿经》,有《地藏经》、《十善业道经》,还有三时系念法会的全集。这一个光盘播一次是半个月,十五天。半个月播完了,你再从头播,反复的播,不间断。我播这个经是现在播了十一个月,十一个月连续播,没有停止过。就有一次停电了五分钟,停了五分钟,其它的任何时间没有停顿过。就是这样播,说来也怪,有人问我,说那个机器能扛得住吗?那不是DVD的机子吗?一般的机子是不是播一段时间得停,让它休息休息?我也不知道我这个机子是神机还是什么机子,十一个月到现在,怎么的也不怎么的,也不用换碟,也不用换机子,就是一直这么播着,大概是三宝加持吧。还能播到什么时候我都不知道,我估计大概无穷尽的播下去。

然后我家佛堂的念佛机,阿弥陀佛是二十四小时不间断。这样,就我这面是播经,这面是念佛。我采取的办法是不请不送,因为我想,你请,你一一叨咕名,你总有漏下的,你能请到那么全吗?我说干脆,咱们不是自在吗?我就那样,凡是有缘的,想要来听经闻法的,你就随便来,谁来我都欢迎。愿意听经的在这面听经,愿意念佛的在这面念佛,互不干扰。大家来了以后有一条要求,要守规矩,别影响其它众生听经闻法,那样就造业了。就是这样!现在有的人说,播经家里不太消停,问我,我说我一点这个感觉没有。所有上我家的佛友,都说我家那个是场还是怎么的也好,他们都非常喜欢,说我家那个场特别好。谁去都舒服,说哪怕这正不舒服着,上我家搁那儿坐一会儿,一会儿那个不舒服劲儿就过去了,就是这样。我觉得佛友们说的可能是真实的,因为确实你这个场比较祥和,你在这个场里待着确实比较舒服。所以我说我家尽管是十一个月播经,来的鬼大概无计其数,我也看不着,反正我觉得数不过来。有的佛友打电话来说,刘大姐,妳家来客人了吗?我说没有,我以为咱人这客人,我说没有,就我老伴我俩。他说不对,你家那人海了,里里外外全是客人,我还想,我刘大姐家咋来这么多客人,饭咋做呀?我说没有,就我老俩口,其它那些客人我看不见,就是这样。

我也不请也不送,我说你们来去自由,我就告诉我家的护法神,我原来不知道还有护法神,我不知道。有一次,我就是看见,我记得我哪次说,我说我好像上地狱去溜达过一次,见着阎王爷了。阎王爷问我干啥来了?我说溜达溜达,看看。他说,你不是这伙的,回去吧。我就逛了人家十个大殿,我进殿的时候门口有两个把门的,不让我进。我也不知道我搁兜里掏出个什么东西,就那个形的,上面带个尖,就像包公断案那个牌牌似的,好像类似那个东西。我这么一晃,那俩就客客气气让我进去。我上次来讲,我讲这个的时候,我听刁居士他们和师父一起在那屋听,师父给他们解释说那个东西叫令牌。我不知道那叫令牌,就这样。后来有人告诉我说妳家有护法神,说有站岗的。我说我家没有站岗的。他们说妳看不着,有站岗的。所以我这脑袋有这个概念了,这回我不是请这些众生来听经闻法吗?我怕护法神给挡到外面不让进,我就跟护法神们说,我说我看不见你们,如果你们在我这护法,如果众生到我这来听经闻法,你们一定要客客气气的把他们都让进来,别把他们隔在门外,我说他们该着急了。我就把我能想到的,我能叨咕的,我能搁心里跟他们沟通的,我都叨咕叨咕,说说。所以这十一个月来,我真是感觉到良好。我介绍给你们这个方法,你们可以试一试。如果好,适合你,你就办;不适合,咱就不办,哪个方法好,咱就按哪个办。这就是我说的第四个问题,关于这个问题,误区在哪儿,用什么办法来解决。第四个问题我就说到这。

第五个误区,口业问题。这个问题,咱们就是这个习性决定的,想改不想改?想改,扳不住,遇到一种境界,马上就说出来了。说的过程当中自己都知道错了,我咋又说了?这不造业吗?说出去了,想收收不回来了。下次还是这样。所以《无量寿经》把口业可是挪到第一位去,口业是太重要了。你那个嘴就是一把刀,那个刀就像杀人的刀一样,你造口业,你知道你伤害了多少众生吗?这些众生你伤害他,他和你结的不就是怨吗?结这个怨不就得有个果吗?那你就得承受这个恶果。有的人说,不说不行,我憋不住,我不说不痛快。你痛快了,你今天痛快一次,你最后那个果多么严重!今天上午齐菩萨讲的,你听明白没有?因果是丝毫不爽。你现在还没到结果的时候,你不知道那个害怕劲,太害怕了。

我可知道,我送一个佛友往生的时候,他自己就看着了,那个黑白无常就是拿着大铁链子,站在他脚底下。他自己告诉他的老伴和他儿子,因为他不认识。他说我的脚底下站着两个人,他们干什么的?他害怕了。后来他老伴问我,说素云,你大哥脚底下站着两个人是谁?我说什么样?他告诉我什么样什么样。我说那一个是黑无常,一个是白无常。黑白无常来干啥的?执行阎罗王命令,来抓人的。你要是念佛念成功了,阿弥陀佛来接引你,你坐着莲台你上西方极乐世界。你没有念成功,阿弥陀佛没来接你,铁链子把你捆上就给你拽到该去的地方去了。你上哪儿你不清楚了吗?所以咱们千万不要想我时间还早着,我到时候不一定是这么回事。可别放大胆,太可怕了。

有的走的时候,我送一个佛友,他走的时候,本来他本人就很吓人了,他白血病,是没有头发,脑瓜顶是这么一个圆圆的,就像小帽子似的一个大嘎巴搁这扣着。身上、胳膊、腿就像烧焦的木炭漆黑的。一个衣服穿在身上,他要是不想穿,他都把它扒掉,就是这样的。他临走的时候吓到什么程度?因为他那个床,这是床,他头朝这,脚朝这,他搁这躺着。我面对他床的时候,我坐在一个小圆椅上,我的后背就冲着医院病房的门。他是吓得紧紧抓住我两个手,告诉我,刘姐,我害怕!我害怕!吓得那眼睛都瞪溜圆,就那样似的。我抓着他手,我说你别害怕,有我在,谁也不能伤害你,我是你的保护神。然后他逐渐逐渐把手松开了。我是什么感觉?就是从脚下、腿到后背,甚至一直到头顶,嗖、嗖,真吓人!嗖嗖的,就是那个凉气。我当时我就想,反正就我老哥一个在这,我现在就是傻大胆,你们要和我有缘,来找我,就和我一起帮他好好往生。如果你们和我结善缘,我将来度你们到西方极乐世界成佛;如果你们和我结恶缘,我也不能强迫你,但是我希望你们和我结善缘、结法缘。心里这么一想,念头太重要了,就这么想的时候,那种嗖嗖的,就好像一下就像什么东西就下去了,就没有那种凉气、凉风的感觉,我的后背就热了。真是的,我接触了几个佛友往生,我送他们的时候,我感受真是不一样。

所以这个口业问题,咱们一定要拿到日程上来,尤其是第一位第一位,千万不要说僧之过,说僧之过那个罪业太重了,咱们有时候真是好像是不注意就吐噜出来了。前两天,我来香港的头两天,我去了两个好朋友,都是信佛的,应该说,只能说是信佛的,是真信、假信我没法去给他界定。我要说了,那他不就没有信心了吗?在我那,当时刁居士在我那,突然就说起了如何如何。刁居士瞅瞅我,我瞅瞅她,两个人说的满有劲的。后来刁居士忍不住了,就给他们制止了,说不要这样说。当时我看我那好朋友可能不太理解,那意思是:你看我说半截话你就给我打断了,不让我说了。实际刁居士她这种做法是非常慈悲的,如果我要不是这样,你说我就听着,我也不搭碴就完了。后来小刁跟我说,大姐,他们怎么这么敢说?

就在日常生活当中,这样的情况,虽然我们遇到的不是特别多,但是也是比较经常的。说说说就说到某一个话题,涉及到这个问题的时候,就叨叨叨,那就叨叨起没完,愈说愈气愤,愈说愈气愤。所以我再一次在这里强调这个问题,我真是善心善意的告诉大家,千万别再犯这个错。你犯这个错,最后你的结局、你的下场太悲惨了。不但不要说僧之过,也不要说他人过。不说他人过的前提,是不看他人过、不见他人过,你要看了、见了,你肯定你憋不住你要说的;包括自己家里最亲的亲人,你也不要见他的过、说他的过。这个口业问题如果要是解决不好,麻烦大了。我也学老法师一句话,麻烦大了。真是的!口业问题一定要注意了。

如果我们不知道,过去没闻到佛法,或者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我们曾经犯过,我们真心真意的忏悔,真心忏悔这个就过去了,就把这个业就消掉了。现在我们知道了,如果你再犯这个错,那问题就比原来要严重得多得多,你是明知故犯了。尤其是受过戒的菩萨们,更要注意这个问题。咱们一定要,既然是三皈、五戒了,甚至有的好多老菩萨们受菩萨戒了,就一定要守规矩、守戒律。如果你受戒以后,你不守规矩,你的罪要比你没受戒犯那个过要重得多。因为我只是三皈,受五戒,我没敢受菩萨戒,我怕我做不到,我也不知道菩萨戒的戒条是什么。我就觉得我衡量衡量、对照对照,我觉得我五戒没做好,没做到,我就想咱们别隔着锅台就上炕了。我们北方不有锅台、有炕吗?你本来你应该那么走,你超近道,你蹦过去了,我没敢。很多人劝我,让我受菩萨戒,我说现在条件不具备,还是等一等条件再成熟了,我衡量衡量我自己。

比如说五戒,五戒看起来很简单,就那五句话,你仔细琢磨琢磨,你是不是都守住了?比如说有一条,我后来我才知道我犯了,因为什么?我在机关工作,在机关工作,那个原稿纸,笔、钢笔水这些不都是公家的吗?信封,这都很正常。我看了五戒那个说明以后,我才知道那个五戒的盗戒,我犯盗戒了。为什么?就是公家的东西,你公用的时候,比如说我往国家报材料,我用这个稿纸,可以。我私人用了,我要给我的亲属写封信,我用这个稿纸写了,我用公家那信封装的。我还犯什么?因为我们委发信是直接有人专门负责发信的,不用我们个人到邮局去,你就把它分别放在不同的格格里,就可以了。用了公家的稿纸,用了公家的信封,然后又用公家的邮费把这个信邮出去,这本身就犯了盗戒。过去我不知道,我这人要是明白了,知道了,我守规矩。

我给你们讲个笑话,我有一次到极乐寺去,见着静波法师。我和我一个好朋友我俩一起去的,静波法师一家给我们一瓶饮料。当时我就说了,我说这个不能喝,这属于常住用的东西,犯盗。因为我听别人说了以后,我脑袋里就记住了,但是再详细我又不知道了。给那个静波法师都说笑了,他说不那么教条,这是我拿来给你俩喝的,你喝了你不犯戒。这我又学了一条,师父给了我可以喝。但是我心想,还是不喝为好,咱还是严格一点吧!所以我到底师父给我那瓶饮料我没喝,我那好朋友喝了。出来她说你真鬼呀,你到底没喝。我说不行,我还是得胆秃的,还是小心一点,我要不知道没办法,我说我知道了我不敢喝,我怕犯戒,我得守,就是这样。可能整到那种程度也有点过分,有点执着了,不必要这样。我就举这个例子,就是告诉大家,咱受五戒了,就把五戒守好,这样我们在学佛的路上会更顺畅一些、更通畅一些。这是第五个误区,就是口业。

第六个误区是什么?就是道业退转。道业退转肯定是有原因的,不会什么事都没有,我就要退转了,不是这样的,咱们要讲道理,要实事求是。这个退转,我琢磨琢磨、分析分析,大概有这么几个主要理由。一个是遇到了不顺心的事,不顺当的事。前面第一个问题我说了,因为咱信佛、学佛就没把它搞明白,为什么要信佛?为什么要学佛?怎么样信?这个问题前提没搞明白,后面就容易发生这样的事。我信佛的时候,我为了一信佛啥都顺当了,我家要啥就有啥,没有不顺心的事。结果信了以后还有不顺心的事,就想不明白了,佛菩萨说话不算数,信佛也不灵吗?既然是不灵,我干嘛要信?这就是一个误区。

我在这个问题上没有这么严重,因为我信佛以后,我没有所求,但是我有个什么想法?就是我的经历,我觉得我入佛门以后,好像我的难事、苦事、难关要比原来多了。后来我明白一个道理,师父讲法我听明白了,你发的心愈大,你发愿愈大,你的魔难愈大愈多,这关你必须得过。这个我听懂了,所以我就不怕了。虽然那个关难哪难哪,真是痛苦,痛苦到极点,有时候自己痛哭流涕。我跟大家曾经说过,我早晨拜佛磕头四个小时,我能哭四个小时。那时候就没想通,就想我学佛怎么这么难?这是谁在考我?好在我还有个理念就是佛菩萨在考你,就是别人在考你。现在明白了,考你的都是你的大善知识,不考你、不出题,你这关咋过?你没过这个关,你回不了家门,想明白了,乐了,不哭了。

所以现在我说我既健康又快乐,因为那关我都过来了。逼得我都要跳楼了,你说那关多难!如果我要不供佛,当时我就从我家七楼跳下去,一了百了,当时就那么想,我何苦遭这个罪!佛菩萨教我了,你信佛,你跳楼了,人家谁还敢信佛。一下子一巴掌就把我打醒了,不敢跳了,我跳我害多少人,多少人人家道心退转,断人家的法身慧命,那我不上地狱我上哪儿去?那个地方我可不去。没跳,我要跳可能现在你们就看不见我了。感谢佛菩萨,感恩佛菩萨,真是到关键时刻点化你,救你。这是第一个,遇到不顺心的事,就想我信佛,我为了我家平安,我家太平,事事都顺利,结果不行,又遇到麻烦事,想不明白了,这是一个,这容易道心退转。

第二个是什么?就是有求没应。人家不是说有求必应吗?当时我信佛我奔着这条来的,有求必应。我怎么求没应?这个也容易道心退转。师父上人曾经给大家讲法时讲过,那个老和尚有求没应,老和尚想不明白了,问净空老法师,说师父,佛家不是有求必应吗?我怎么求他没应?师父问他说你求什么了?他说我求一台电冰箱。说你有多少众?就我一个人。师父说,你求我我也不应,你为众生求,那他是有求必应;你一个人,你要求一台冰箱,哪个菩萨要给你,他就犯错了,那不应该给,这个不应该应。所以咱们得想,你为谁求的?你是为你自己求的,还是为众生求的?现在很多就是求眼前的,求孩子上个好学校,将来找个好工作,做买卖的能够发点小财,买个好车,有个好房子。无非也就是眼前这些个呗,就求这个的比较多。说求上西方极乐世界的人数不是那么太多吧!

所以你求这个,那可能你求了,说如果我孩子今年考上某某大学,我给你披红戴花,我给你披红。可能凑巧你孩子考上了,这给你乐得不得了了,这佛灵,我求他应了,我赶快给佛披红去,这没啥说的。没考上你要去的那个学校,有求没应,不灵,这佛菩萨说话不算数,他也没保我,孩子没考上,红我也不给你披了。不就是这么,有求必应你怎么理解?听师父讲法的时候,关于这方面师父举了好多例子。大家在听的时候注意了,就是怎么样求是如理如法的。如理如法的,佛门确实是有求必应,佛不打妄语,他不骗人。但是如果你不是如理如法的求,他是不应的,那是正常现象。这是第二个存在的问题,就是容易让大家道心退转的。

第三个就是病苦。这个确实是这一关很难过。我如实的告诉大家,因为我病过,我苦过,那种病痛的折磨甚至超过了你怕死那个劲头。当病苦折磨到你一定程度的时候,你的心情肯定是我立马就死吧,我可不遭这个罪了,那个时候不怕死了。但是,不是我不怕死,我要求生极乐世界,那个不怕死,是这病痛折磨的我受不了了,你快点让我死了,真是这样。那种病苦的折磨,一般人很难通得过,熬得过。我最近遇到的一个佛友,在这方面我就觉得他就是我的榜样。病到那种程度,那个态度、那个坚决,就是上西方极乐世界,谁说也不行,谁也挡不住我,你怎么折磨我,我也去。他是肝癌晚期,就是开刀以后,没有动,直接就缝上,全身扩散了。就这个佛友,我太佩服他了,他真是最起码是我的好榜样。现在家里对面挂着一个大幅的阿弥陀佛接引像,他说我在我最疼的时候,我眼睛瞅着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,他说一句接一句的念,真是这样。他说真灵,他告诉我,大姐,真灵,我念阿弥陀佛的时候它就不疼了。

你看,你说你是想着我这个疼、我这痛,你还是想阿弥陀佛?想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就帮你,真是这样的。他说大姐,我就是想妳。我跟他原来不认识,我第一次见他这一面,我第二次见他的时候,是他媳妇打电话说,大姐,福瑞说我就想刘大姐。我说你告诉他,别想我,想阿弥陀佛,我马上去看他。我和刁居士去了,我俩就告诉他,一定要想阿弥陀佛,你别想刘大姐,刘大姐现在没有那个能力送你上西方极乐世界,只有阿弥陀佛接引你。我说我这半道我是负责中转的,你看阿弥陀佛大法船,观音菩萨大法船,我是负责给你预备这些的。然后阿弥陀佛来接,你坐上大法船,坐上那莲花台,你才能上西方极乐世界。我说我现在属于中转站的,我就是干这个的。这样我就想,如果我们每个佛友就像我刚才说的这个佛友这样,在病苦的情况下能够禁得起这种魔难、这种折磨,那肯定阿弥陀佛一定会来接你的。到西方极乐世界你和阿弥陀佛什么都是一模一样的,那有多么样的幸福、多么样的快乐。

我今天给大家讲的题目就是「走出学佛的误区,开启智慧之门」。前一部分就是误区,后一部分就是你从这个误区跳出来,你智慧之门就开了,你前进回家的路就愈来愈通畅。今天讲的就是这么样一个主题,不知道是不是对大家有一点点的帮助?谢谢大家。

 







• 什么样的人最幸福? • 凡人见不到佛菩萨 • 我们有好地方去,何必要躲避 • 想到病很重,那就非死不可! • 请神容易,送神难 • 对生死不惊不怖 • 不受外界的诱惑,道业才能成就 • 这个享受不正常,这是我们要警觉的 • 杀盗淫妄酒,这是最大的苦因 • 不能把心量拓开,学了佛还是要堕三途 • 无事才是真正的好事 • 外遇/万恶淫为首 • 真正的自己,是不生不灭 • 元宵节 • 现在的小孩可怜 • 我执不破,你不能入门 • 口业如山 圣没一言 • 放弃自己的成见 • 不听是非 不传是非 • 我们听经、听佛号,是“听而不闻”







· 《玉历宝钞》是真的还是假的? · 怎样知道过失的亲人去了哪一道? · 打死敌人应该要负什么样的因果? · 念佛人宿世恶业是否提前出现报掉? · 建立城隍庙应起什么名字? · 我们多生多世之前在哪里做人? · 如何帮助堕胎后在地狱的的婴灵? · 所谓化身到底是真身来还是假身来? · 佛教产生于印度,为何印度那么穷? · 创作小说与清净心相违背该如何办? · 特大火灾的罹难者是今生来受报的吗? · 为什么佛菩萨要留惑润生帮助众生? · 有人以老法师名义贩卖皈依证。请开示 · 奶奶不学佛,能否去善道? · 魔王波旬的魔子魔孙为何来破坏佛法? · 姻缘真的是前生注定的吗? · 修福和修慧要并重 · 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”与“众善奉行”矛盾吗...



· 宣化上人: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浅释二 · 观顶王请佛缘 · 蔡礼旭:人的福分在哪里流得最厉害?口业 · 印光大师:净土法要—净土宗旨的法源根本 · 印光大师:此种医生,来生决定无人身可得 · 蔡礼旭:孩子见到长辈应该如何打招呼? · 佛与阿难尊者的感人对话 · 末田地因缘 · 蔡礼旭:心态一错全不得受用还造成反效果 · 求福者遇佛得度 · 灭八十亿劫生死重罪 · 脾气是障道的因缘 · 净界法师:现在念佛人的通病 · 佛度梵志 · 陈大惠:恶言不出口,苛言不留耳 · 儿子胆小思想不能集中。怎样帮助他? · 证严法师:对父母尽孝是人生最大福气 · 陈大惠:有时候你赢了,但其实你输了

回向文:愿以此功德,庄严佛净土。上报四重恩,下济三途苦。若有见闻者,悉发菩提心。尽此一报身,同生极乐国。

尚思学佛修行网 http://www.fotuo365.com
友情链接:般若文海 净空法师专辑 寿康宝鉴 寿康宝鉴 安士全书 学佛改命网 弘善佛教网
声明:本站为公益性网站,以弘扬佛陀教育为建站之宗旨,净化心灵、启迪智慧。
网站内容均收集于网络或网友上传,若有侵权敬请告知,本站将及时更正。阿弥陀佛!
意见或建议敬请联系:在线留言

手机扫码,在手机上浏览本站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