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无阿弥陀佛

一心念佛,放下万缘即布施。一心念佛,伏诸烦恼即持戒。一心念佛,无诤无求即忍辱。
一心念佛,不稍夹杂即精进。一心念佛,妄念不起即禅定。一心念佛,信愿往生即智慧。
真实心中念阿弥陀佛,就得一切诸佛护念、保佑。菩萨、天龙八部、鬼神拥护。
真诚清净平等正觉慈悲,看破放下自在随缘念佛。
您现在位置:尚思学佛修行网 >> 学佛讲堂 >> 元音老人 >> 浏览文章

元音老人:在美国法光寺的开示

  一,各宗各派皆是为明心见性下注脚。

  1,单刀直入、直下见性:禅宗

  2,从最亲切处转换:净土宗

  3,三密加持、次第井然:密宗

  4,适合高级知识分子修学的法门:法相宗

  5,华严与天台

  二,明心见性宗旨的失落是后来禅宗凋零的主要原因

  1,参话头与起疑情

  2,见性不难,难在放下

  3,相上见性,才叫真见性

  4,见性与发神通

  三,印心宗的宗旨与明心见性的大力倡导

  1,以禅为体、以密为用、以净土为归的心中心密法

  2,归元无二,宗教息争

  3,修习心密者需注意两个问题:死坐与狂禅

  4,明心见性与保任除习

  5,明心见性后的归宿与圆证佛果

  一,各宗各派皆是为明心见性下注脚

  关于佛法,本来是无话可讲。因为一切众生,本具如来无漏智性,可惜大家不知道,于是认妄为真,不停地向外追求,所以迷失了本性。为此,释迦老子出生于世,为我们说权、说实、说圆、说顿、说大、说小,滔滔不绝,后人总集为三藏十二部经。其实所有的佛法,讲来就是一句话:都是为了明心见性下注脚。也就是说,各宗各派的修行目的,也不过是为了明心见性。那么,什么叫佛性呢?佛性乃一切之根本,在众生身上称为自性;因为它是成佛的根本,所以又叫做佛性;同时因佛性是一切事物的根本,一切事物离开我们的佛性不能成立,所以又称为法性。其实,说来说去,还是我们的自性,所以叫一真法界。学佛就是要认识我们的佛性,认识宇宙生命的本质,即明心见性。佛教的宗派虽多,修来修去都归于此。所以说,方便多门,归元无二,都一样的。

  1,单刀直入,直下见性:禅宗在佛教的诸多宗派中,最直截了当的还是禅宗。因为禅宗不从外面兜圈子,它是单刀直入,直指人心,见性成佛,所以是非常快的。尤其宋代以前,禅宗祖师们并不叫学生参话头,而是直接开示。在佛经以及禅师语录中,都可以查考出来。比如六祖大师当初开示惠明的时候,也是说:“不思善,不思恶,正与么时,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”。意思是说,你一切都放下,好念头坏念头都不要想,惠明这样一切念头放下不动,良久,良久的时候,一个念头也不动,一念不生,六祖当时就指点他:“正与恁时,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。”就是你一念不生时,无见无闻,无觉无受时,那个是什么?那个就是你惠明的本来面目了。关于“那个”两字,佛教里有很多纷争,有人说,“那个”应是“哪个”,英文说起来是what,或者who,是谁?不是that,不是直接指“那一个”。有人就说那是问话,不是直接指示,所以禅宗的同志们常常打笔墨官司。其实这句话,你当下就会的,领会六祖指点,就是直接指示;你不会的,那就成了问话了。所以,禅宗只接上根人,中下根人就不能直接,因为你成了问话了嘛,要去参了嘛。但是祖师不是问话,而是直接指示。我们看其他的祖师怎么指示学人的。比如灵训问归宗:“如何是佛?”归宗答,“即汝便是。”你便是佛。灵训一听之后即能领受,就能承当。还有,于岫大夫问紫玉禅师:“如何是佛?”紫玉禅师喊他:“大夫!”于岫大夫答应一声:“哎。”禅师说:“即此是。”这个就是了!你看,直接指点,多痛快。但是问题也来了。因为直接指点太便当、太便宜了,往往学人不能承当,怀疑在心。所以这个于岫大夫是不是真正悟道呢?当下可能算是悟了,但是给人一激,说那不是啊,他又怀疑了,这叫脚跟站不稳。药山禅师,就是药山惟俨,他是石头希迁的徒弟,石头希迁是六祖的徒孙,他想考考这个于岫大夫是不是真悟,所以就放句话出来:“于岫大夫被紫玉山埋死了,埋下紫玉山中去了。”紫玉正好是一座山的名字,于岫听了之后就不放心了:“哦,大概我领会错了,这不是指示自我的佛性喽。”就心里不安了,赶紧跑到药山那里去问。药山禅师看他来了,心里很高兴,他想:“你来很好,可以解决问题。你要不来啊,要把你疑死了,你在心里疑惑,到死了之后都不能解决问题,那就坏了。”所以他说:“今天你来了很好呀,你问我吧。”所以这个于岫大夫就问药山禅师:“如何是佛?”药山禅师也是象紫玉禅师一样,喊他“大夫”,于岫答应“哎”,药山反问道:“是什么?”他不说即此是,而是变换一个手法,反过来问他“是什么”,叫你自肯承当。让你自己悟,是什么?!这不就等于明明告诉自己这就是佛了嘛。所以直接指示的手法也不一样,有的用反问法激发你,有的是直接告诉你,所以禅宗是最明快最好的。还有,象龙潭智信禅师去问天皇道悟禅师,他说:“师父呀,自我到来好几年了,不蒙你师父指示法要,请老师开示法要。”龙潭转问天皇道悟:“自你到来,我时时向你指示法要,怎么说我不指示法要呀?”龙潭问:“师傅什么地方指示我?”道悟说:“你拿茶来,我接;你拿饭来,我吃;你向我和南,我向你点头,这不是指示法要吗?”啊?这是指示法要呀?龙潭低下头来沉思,师傅赶紧在旁边指示他:“嗨!会则当下会。低头沉思,就被影子所迷惑了!”龙潭当下就领会了。原来,端茶送饭、合掌行礼,这一切一切就是佛性的妙用啊!你看,我们的佛性不在别处,就在一切作用处。所以明心见性并不难,因为我们时时刻刻不离这个自性。离开佛性,我们就不能动弹了。现在我们能够走路、能够穿衣吃饭、能够工作说话,这都是佛性的妙用。就是我们自个儿迷惑不知道,因为我们总是着外境,取外相,所以迷失了自己的本来面目。其实我们的佛性时时刻刻都在放光,所以说“道也者,不可须臾离也”,大道啊离不开,离开了就不行了,离开人就死了,人就不能动弹了嘛;所以“可离者,非道也”,假如可以离开的那就不是大道了,就不是佛性了。所以禅师们在在处处都直接指示我们。另外,真净克文禅师大家可能知道的,苏东坡的那个朋友佛印禅师,也是真净文的好朋友。有一天他们约好开法会交谈交谈,真净文迟到了。佛印禅师就问他:“你为什么迟来了?”真净禅师就说:“我穿草鞋从你肚皮中过,所以迟了。”禅师们啊,要好朋友,交流交流,都是好的嘛。佛印说:“哦,你从我肚皮中过呀,那好,你被我一口吞掉了。”真净文禅师说:“你吞掉,你吐不出。”禅师对禅师讲话很有分量,会转的。你给我吞了,吐不出怎么办?佛印说:“好,吐不出就把你屙出。”大禅师说话有转身处,不是给你一揿就揿死了,象水上揿葫芦,一揿就翻身,活泼泼地圆转无碍。真净文禅师有一首偈颂,就直接告诉我们什么是佛性。他说:“佛性天真事,谁云别有师。”佛性是天真的,本来如此,不是父精母血合起来的身体,不是因缘合成,天生法尔如此,所以说是天真。在我们这个宇宙万有当中,一切有形有相的,都是虚幻的,只有佛性是真实的、不生不灭的,所以说是佛性天真。还有一位傅大士所作的颂说得好:“有物先天地,无形本寂寥,能为万象主,不逐四时凋。”意思是说:有一样“东西”,在天地未有之前它就有了。这个东西“能为万象主”,是说佛性是一切事物的主人公,不是它,就没有这一切东西,所以说它能为万象主。我们若认识这佛性,不着相,就好了,就可惜我们不认识,都时时着相啊。而我们的佛性是亘古亘今不变的,所以“不逐四时凋”,不为春夏秋冬所转移,它不生不灭,最好。正如真净禅师所说的,“佛性天真事,谁云别有师”,那个不是师父给你创造的,师父只是指点给你知道。本来是如此嘛,所以是无修、无得、无证。禅宗就是这样直接告诉我们:大家本来是佛,不用修的。佛性的作用,就在 “謦咳掉臂处,穿衣吃饭时”。謦咳,就是咳嗽;掉臂,就是抬抬胳膊。手举举、脚抬抬,穿衣服吃饭,这就是佛性的妙用啊。所以禅师说:“穿衣吃饭就是神通妙用。”这一下人们就怀疑了:“什么穿衣吃饭是神通妙用啊,哪一个不会穿衣吃饭?个个都会穿衣吃饭,个个都是神通妙用啊?不是的吧。”所以他是迷惑了,他不知道。实际上,这是我们佛性的妙用。你看我们一口气不来,这个躯壳还能动吗,你还能手抬起来穿衣服吗?饭碗还能捧起来吃饭吗?不能嘛!现在能这样做,都是佛性的妙用。但因为不相信,禅师就叫我们大家参念佛是谁,念佛是哪一个?这躯壳能念吗?躯壳不能念,是我们佛性的作用啊。叫你参,就是起疑情,把身心世界都化空,这样见到你的本性,就相信了。当疑情起来,截断了妄念,内不能出,外不能入,内里的妄念翻不出来了,外面的境界拉不动你了,到那个时候,时节因缘到来,一下子一念相应,就开悟见性了。这样子开悟见性的人很多啊,这是个方法,就是在你妄念不行的时候,时节因缘就来了。近代的虚云和尚就是参话头开悟的。他在禅堂里打禅七,打禅七要看住话头,照顾话头,时时刻刻地参“这是谁”,念头来的是谁?念头没有了,到什么地方去了?时时在“谁”上琢磨参究。所以他不动心。那时行堂给他倒水,他还是看住话头,那位老兄心粗,开水一浇浇到虚云和尚手上,手一烫,啪!杯子掉在地上,啪!一惊,就把它打开来了。所以达摩祖师说:“外息诸缘,内心无喘,心如墙壁,可以入道。”外息诸缘,就是叫我们不要动心。我们的缘很多呀,眼睛看色、看东西是色缘,耳朵听声就是声缘,鼻子闻香臭就是香缘,舌头尝甜酸苦辣是味缘,时时刻刻在缘当中转、兜圈子。禅宗就想了这个办法,用话头使诸缘歇息下来,要看住念头动处,触机遇缘就脱开见性了。

  2,从最亲切处转换:净土宗同样,净土宗也要观照。念佛一天要念十万八千遍,为什么要念那么多?作用就在隔断妄念哪。用佛念转换你的妄念,让你的妄心转成佛心。念佛是从最亲切处转换,这是释迦佛的慈悲。不说什么玄妙,你只要念佛,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……自然不知不觉地把你的妄心转成佛心了,这种转换叫密密滋长。什么叫密密滋长?就比如我们的头发指甲,你看不见它长,它就长出来了。从前赵子昂先生,即赵孟睿中吹煤茫不煤茫壬苹怼K陌丝ネ际呛艹雒摹K淼氖焙颍ㄗ⒂诼淼男翁⑸袂椤⒍鳎丝ネ悸铮似ヂ聿荒芏枷嗤铮魇礁餮男翁健K肷盍耍恢痪跛纳硖灞涑陕硇瘟恕K膊恢姥剑姆蛉怂鸵煌肓痈来给他吃,推门一看,一吓,啪,就把碗掉在地下打碎了。赵子昂一惊:“干什么?”夫人说:“哎呀,我刚才看相公变成马形了。”“啊?我变成马形了?我在想马的动作嘛。那么我不画马了,我画佛,我画佛总想佛的样子嘛,我不就变成佛了嘛。”赵子昂他有善根啊,很聪明。我曾经看过一幅赵子昂画的佛像,穿大红衣的佛像,乾隆皇帝给他题词,是很名贵的一幅画。赵子昂先生就是用念佛的方法来修行的。我们现在念佛、忆佛,将来必定做佛,就是这个道理。由此可见,净土宗的修行方法和禅宗不同,其实归宿是一样的,修到后面和禅宗走到一条路上去。净土就是禅宗。印光大师曾经写过一篇《念佛三昧摸象记》就说道:“须向者一念‘南无阿弥陀佛’上,重重体究,切切提撕。越究越切,愈提愈亲。及至力极功纯,豁然和念脱落,证入无念无不念境界。”就是念到你念不出来的时候,我们妄心不动的时候,心还是有,问自己:这是什么?这是谁?要提撕、体究,你看,这不是参禅吗?所以念佛念到后面就会走到禅的路上去了。提撕,体究就是把它打破,要认识这念佛的是谁。这不是明心见性吗?所以净土宗其实就是禅宗,因此说净土是禅的净土,禅是净土之禅,不分家的。所谓宗宗相通,门门相摄,没有什么分别的。

  3,三密加持、次第井然:密宗密宗也是一样。密宗所称的密,并不是秘密不传、秘密不告诉人,是修法时身、口、意三密加持。身体不要动,手结印,脚跏趺而坐。手脚不动,那就是身密。口持咒不停,那就是口密。意,有的是有相的,观想,把意根摄牢;有的是无相的,就是用心念心闻,这个咒是心念不是嘴念,用耳根,用心,听自己念咒的声音,把意识摄住不动。这就是身口意三密加持。及至于后面,打开来见到本性了,就是秘密宝藏打开来了,得到种种功德的受用,这才是密。所以净土宗同样就是密法,因为净土宗念佛的时候,也要手结法界定印不能动,口念佛号的时候也不能讲话,总是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。念佛法门分很多种,持名念佛,念阿弥陀佛;观想念佛,想自己就是阿弥陀佛;观像念佛,观想自己面前一尊阿弥陀佛或观世音菩萨、或其他日轮、月轮、净土的圣境,种种观想,这不是身口意三密加持吗?及至念到后面,象印光法师所说的,提撕,体究,参破了,见到本性了,就是秘密宝藏打开来了,这不就是密宗么?所以说,一句阿弥陀佛,就是最高深的禅--无上深妙禅。是最高深的密法,又是最高深的禅法。佛教的这些修法都是差不多的,差别在于,有的人用念佛入门,有的人是持咒入门,有的人是参禅入门。

  4,适合高级知识分子修学的法门:法相宗法相宗是佛教中最适于高级知识分子的一个修法。因为它将各种名相分得很细密,然后再把一个个的相破掉,破相而见性,最后和禅宗合辙。法相宗讲的是遍计所执性、依他起性、圆成实性。首先,遍计所执性,是指众生凡夫于妄情上,遍计依他起性之法,乃产生“实有我、实有法”的妄执性。也就是说,由于心的分别妄想,才显现了这个世界,其实什么也没有。由此妄执性所现的现象,只是妄想的影子,而不存于实理之中。这种分别计度之妄执性,是周遍于一切境的,所以称为“遍计所执性”。其次,依他起,就是因缘合成。比如,房子是钢筋、水泥、砖瓦、木料合成的,依靠这些东西合成功的。这个桌子也是木头打出来的,木头是树锯下来的,树要有种子,种子种了下去,要有烂泥,水分、阳光才长起来。所以没有一样东西不是靠因缘而合成的,所以叫依他起性。既然是依它起性,那么就没有自性了。比如房子本来是没有了,只是钢筋、水泥、砖瓦、木料而已。这就是法无我了。这一切东西没有我,空的了。但是这个假相呢?假相也是空,为什么?因为一切无常,假相是成、住、坏、空,四个阶段哪,它不是一成不变的。这房子久了就要倒了坏了,比如我们盖成大殿,四十年之后不行了,要重修大殿了,成住坏空啊,也是不久长的嘛,空的嘛。从这个理论上入手,不住相,破相,证到自己的本来面目,就是圆成实性。什么叫圆成实性呢?就是宇宙万有,没有一样不是依靠我们的佛性显现的、变现的,佛性是圆满成就的真实的根本,所以叫做圆成实性。到这里也就是明心见性喽。所以法相宗不是也归到这里来了嘛,因为破相见性嘛,我证到本性了。三界唯心,万法唯识,都是识神所变,都是假相,一切都归到我们的自性来。

  5,华严与天台另外教下还有华严宗和天台宗,在唐代影响也很大。华严宗有三观:真空绝相观、理事无碍观、周遍含容观。这和天台宗的一心三观是相似的。天台宗三观是指空、假、中,经典依据就是《中观论》。《中观论》说,一切事物都是因缘合成,没有自体,是“空”。但假相不无,故称“假”。空假不住,名为中道。一切事没有自体,它的假相也不久长,所以说实相无相,无相之相才是实相。 “因缘所生法,我说即是空,亦名为假名,亦是中道义”,天台宗依据这四句偈成立空、假、中三观。和其他宗派一样,三观不离一心,离开了心性,就没有一切宗。所以佛教的宗宗门门都是互通互摄,都以明心见性、解脱成佛为宗旨。也可以说,本来没有什么宗派,为了众生的需要出来了宗派之别。因人有八万四千烦恼,佛陀在世时,讲教理,对机说法,说八万四千法门。这八万四千,不是个具体数字,是印度人的一个说法,就象我们中国人说成千上万,是个大体数。因有那么多烦恼,佛也就说了这么多对治烦恼的法门。其实,佛说一切法,“如筏喻者”,就象是过河的船哪,船的作用用来渡河,渡过河之后你要上岸啊,你要离开船,不要停在船上啊。所以说法无实法,根本没有什么实法。因此《金刚经》说“所谓佛法者,即非佛法”。佛法没有实法,实实在在的法没有,对机说说的,如“拈黄叶止小儿啼”,没有实在的东西。因为一切众生本具如来自性嘛,要什么佛法啊?大家本来是佛,只是不知道罢了,于是向外驰求啊,追求物质享受啊,造业受报,在无生死当中,冤冤枉枉受生死轮回之苦,所以佛要出世指点我们。这里我们要知道一切法都不实在,都是借来用用的。我们要明了自己的个性,去觅一个合适的法,一门深入地修,就能成就了。

  二,明心见性宗旨的失落是后来禅宗凋零的主要原因

  1,话头易参,疑情难起我们前面说了,禅宗是很好的,好就好在简洁痛快。但因为我们现在人的根基不象从前像法时代、正法时代那么好,到末法时代了,禅宗的祖师都不直接指示我们。为什么不直接指示呢?因为众生的根器不行了。禅师若为学生直指佛性,假如学生不笨,他就耍小聪明:“哦,这就是佛性呀,这个得来也不费功夫嘛,太轻易了嘛,也没什么稀奇嘛。”他把成佛当成是玄妙得不得了,他不知道平常心是道。什么叫平常心啊?就是极其稀松平常,就是无见无闻,无觉无受,一切都没有。一切都没有,但不是个断灭,非同木石。它妙就妙在这里,所以说是妙有真空,它是妙有非有,真空不空。但是他觉得没有什么稀奇嘛,就不珍视了嘛,把它掷于脑后,依然地着相,造业受报。这还算聪明人,愚笨的呢,你再指点他也不知道,所以宗师们一看,这样不行,于是改变手法,起用参话头的方法,这是从宋朝才改变的。参话头要起疑情才好啊,比如参念佛是谁?这个佛号究竟是谁念的?你说我,什么是我,身体是我吗?身体假如是我,一口气不来,这个身体不能念了,所以身体不是我。那么身体不是,什么东西是我?思想是吗?思想也不是啊,为什么?思想是六尘缘影的结晶啊,是六尘的影子,所以并没有思想,思想本来没有。毗舍浮佛说“心本无生因境有”,就是我们的思想本来没有,因为有境界才有,没有境界就没有心。马克思也这样说,“物质决定意识”,我们主观的心要受客观的境支配,因为是客观的境才使得我们生心。但他晓得一面,不晓得另一方面,因为境不自境,因心故境,心不自心,因境故心,这个我们佛教说得很圆满。境因心起,这个境界好,景致好看,因心起。不是这个心,谁知道这个境界好看?“心无念而境寂”,心一个念头不生,这个境就没有了。就好比我们参禅参得好,起疑情,见山不是山,见水不是水;因为我们落在疑情里面了,不对境生心了,所以见山不是山,见水不是水;等到翻过身来启用了,见山还是山,见水还是水。所以见性不是落空,是真空妙有。“境无相而心寂”,山不过是山,水不过是水,假相不无,但不黏着。我们都是随境跑啊,心一天到晚乱啊,妄念纷飞。你不住着这些境界就行了,你的心就平安无事了。那么到底心和境的关系是怎样的?这个世界到底是唯物的,还是唯心的?前面我们说了,说半边即错,唯心也错,唯物也错。因为境就是心,心就是境。正如《心经》说:色就是空,空就是色。色就是境嘛,一切青黄赤白都是色,还有形色长短方圆,这都是我们的真空妙有的心啊。色就是空,是指现象世界无自性,是无常的,不是空无所有的空。有人讲:“色就是空,我怎么看见还是有啊?男女老少还是有,饮食起居还是有,山河大地还是有,没有空嘛?”他不知道这个空,不是指没有,这空指的是妙有真空。这个世界的一切,都是我们妙有真空的真如佛性所显现变化的境象。为什么说宇宙是心的显现呢?宇宙的产生,从无到有,包括觉、明、空、昧四个阶段,《楞严经》说得很清楚。山河大地从哪里来?离开我们的佛性就没有了,可以说都是我们的佛性创造的,变现的。最初的一念灵明就是我们的佛性,佛性不是痴子,不是木头,不是石头,不是没有知觉。但是认这个觉,抓牢这个觉,就产生妄想了,这就是“觉明为咎”,又叫觉上生明。觉上生明就是无明,无明一起,妄念就纷纷乱动,心想:“我有知觉么?没有所觉的东西啊?”于是能所分立,妄想越来越多。乱动,形成了一种力量,这就是风大。然后是其他成分也出现了,大风轮和地大摩擦,摩擦生热发火,所以一大境星云起。这个和现在的科学家所说的很一致,科学家也说这个世界初期就是大风轮,后来就是星云。各个星球旋转,呜,分开来了,地球、火星、金星、冥王星、海王星,太阳,月亮,也就出现了。你看,这都是我们佛性所创造的,离开佛性就没有这些东西。这些东西太遥远了,说起来很难理解。我们拿眼前东西来比喻就容易理解:我们要造这个大殿,先要打个图样,要有个构思,造什么形式的,还是尖顶的还是圆顶的,房间怎么布置怎么分配。画个图样子要经过大脑构思设计,还要手描,把它出来,这是什么作用啊?大脑怎么会构思啊,我一口气不来了,大脑还在,它还能设计构思吗?不能。所以设计图纸还是我们佛性的妙用。工人再根据这个图把房子造好,这房子造出来了,这房子不就是佛性嘛?可是现在我们禅宗人疑情不起,难以破参,所以不出人才,弄得法卷传法。法卷就是前面写四个字“正法眼藏”,后面加一代,二代,三代,四代,五代……祖师,比如,临济宗祖师现在是第四十五代,第四十五代是我,我传给你第四十六代,把你的名字写上去,这个卷传给你就算是传法了。其实,师父也没有悟道,徒弟也是瞎子,所以现在禅宗不出人才。

  2,见性不难,难在放下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?关键是不肯放下。禅宗参话头不起疑情,就是因为众生的妄想执着多,所以不能破参见性。还有念佛的人,也讨小便宜。能一心一意念佛本来也很好,但现在的人却不是一心一意念佛,而是说些破坏宗门的话:“我们散心念佛带业往生。”你不肯放下对娑婆的执着,你不专心念佛,怎么能证入念佛三昧,怎么能往生净土呢?这些人也把净土宗也给破坏了。假如真的明白了心性的道理,当下放下包袱,时时都见性不着相,岂不潇洒自在?可是我们平时总是患得患失啊,唉,这个事情我想得到它,得不到的时候费脑筋啊,费力气啊,去努力争取啊,争取到又怕它不久长啊,又想什么方法保住它。比如现在大陆的有钱人担心死了。他说怎么办啊,货币不稳定啦,这钞票我怎么保得住,这钞票明天不值钱了怎么办啊,是买黄金,还是买美钞啊?还是买房地产啊?在那里摇摆不定、烦恼重重,怕它失掉了。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啊!都是这样子。假如你明白了,这都是假相,都不可得,放下,就自在了。财产嘛,金钱是流通的,你保不住的。佛经说得很清楚,你的财产啊你保不住。第一,你的子孙不肖,把家财败掉;第二,发大水把财物冲掉,没有了。第三,大火烧起来,把家产烧掉,没有了。第四,你犯了什么事,国家抄你的家,都把你的资产抄掉了;第五,发生战争了,又把你的钱弄掉了。所以财产是保不住的,不要想办法保,所以不要保财产。我们古语说“积德胜积金”,你为子孙积点德吧,你的子孙就好,你把钞票黄金积累给子孙,靠不住,你的子孙会给你败光的,因为他不知道你金钱来得的艰难,你传给他,他不知道。所以这一切都是假的,只有我们的佛性是真的。一切法门都是为了这个事。念佛,用佛号把你的妄想打掉,把你的妄心转成佛心,叫你认识佛性。参禅也是的,在一念不起时认识它,象大慧杲祖师指示他的学生说:“当你前念已断,后念未起,当中一念不生时,你看看那是什么?”这个时候是一发千钧之际,一发千钧,稍纵即失,你要在这个时候,猛着精彩,一把擒来,你的参学事毕。假如你定机伫思,想一想,那就被影子迷惑了。大祖师都是直接指示,直接告诉你,前念已断,后念未起,当中一念不生时,那是什么?一念不生,无见无闻,无觉无受,没有东西,但是非同木石,不是木头石头,那是什么?!叫你当下见性。所以我们可以当下见性啊。

  3,相上见性,才叫真见性我们要明了,从一方面讲,佛性是无相可见的;另一方面,一切事物离开佛性就没有,一切一切宇宙万有都是我们佛性所变现的。因此我们见相就见性了,因为相离开佛性就没有啊。佛性可以在相上见,因为性相不二。就象我们看见电灯,电灯的电也无相,你看不到,什么叫电呢?看灯亮了,哦,电来了、电来了。因此我们说明心见性没有难处,完全没必要高推圣境。有人爱说,哎呀,难啊,难啊,我们做不到,我们都是凡夫。没有的事,只要我们肯放下,当下就见了。不要到什么地方去找,因为它时时刻刻在我们面门放光。我们一切作用都是佛性的妙用。见空性只是第一步,在相上见性才叫真见性。我们初步脱开,见到真如佛性的时候,是无相可见,那个时候只有心地法眼可以见道,肉眼不能见。心地法眼,就是无眼之眼。但这不算真见性,要肉眼能见,就是相上见,才算真见性。因为佛性是可以活泼起用的,佛性不是死的呆的。所以见相就是见性,我们要时时刻刻地不着相,透过相见性,才是真解脱。我们时时刻刻透过相见性这多少容易啊。所以我们修学佛法没有难处,因为大家本来是佛。不是说,你本不是佛,把你修成佛,不是的。我们返本还原,返朴归真,把妄念丢掉,剔除掉,真如就现前了。

  4,见性与发神通现在有些外道吹牛了:“我有妙法,你们到我这里学,给我几万块钱,我就叫你五分钟见性。”他在骗人哪,是骗人钞票。我们不要五分钟,一秒钟叫你见性,也不要你的钱。实际上,各个人的性都在面门放光,他不认识,指点他认识不就好了嘛。但是这种人要有大善根大福报,他才能自肯承当啊。不然的话,你再指示他也不认识,他以为太便当了嘛,太不稀奇嘛,没有发神通嘛。他不知道,开悟见性和发神通是两码事,不是一回事。你看外道都有神通的,那么外道都已开悟见性了?不是。所以发神通是禅定的事情,你只要入定,它就能发神通。为什么缘故?因为第七识是传达识,前面六识,眼耳鼻舌身意这六识时时在动,把消息传给第七识,压住第七识,第七识忙不迭地收,运往第八识里藏,第八识是个仓库,收藏起来,所以第八识的种子多得不得了。你们现在都用电脑,电脑软件里面存了成千上万的信息,我们的第八识比电脑还厉害,过去世的种子都在里面。所以有的人在打坐用功时候,前生的事情,翻出来了:“奇怪呀,这事我没做过。”这一世没做过,这是你过去世的影子,它会翻出来,叫异熟种。你真的定了,眼耳鼻舌身意六识不动了、清净了,那潜意识神通,就是第八识的妙用才现前。你着相,就不可能有真神通。神通也有好几种啊,有真有假。有的是报通,过去世是用功的,修法的,就是没发通,这一世报答你这些神通;有的是依通,依靠一种法来修,小法术一样的通;有的是妖通,妖精鬼怪;有的是鬼通,鬼神附体。这些通都不相干,都不是道通。所以我们要道通,就要先得漏尽通,心能空净了,然后你不求神通,那个天眼、天耳、他心、宿命、神足一时齐发。

  三,印心宗的宗旨与明心见性的大力倡导

  1,以禅为体、以密为用、以净土为归的心中心密法大愚祖师是我们心中心密法的祖师。在庐山东林寺修净土宗般舟三昧时,他吃尽大苦,心死透,感得普贤菩萨现身,说:传你这个心中心法吧,以补救现在禅宗和净土的不足吧。因为现在禅宗参禅起不了疑情,用自力修行很难见道,还是用佛菩萨加持力来修行吧,结印、持咒,用佛菩萨加持力量容易打开来见到本性。净土宗人要真的生到净土,单凭散心念佛是不行的,应该一心一意。若不能专心念佛,还不如用这个咒印加持。因为用咒印加持是念佛的心,念阿弥陀佛是念名号,念佛名号不及念佛心力量大。念佛心,就是我的心和佛的心,心心相印;结手印,就象是电视机上的天线一样,可以传导过去,佛与众生心心相印,加持力强,容易证到西方极乐世界。我们现在传这个心中心法,它就是禅、就是密、就是净土。心中心法,也并不是新兴的法,它在唐朝就有,现在,我们能够以之补救禅宗的不足,借佛菩萨加持,证到本性。所以心中心密法,是以禅为体,以密为用,以净土为归,最后还是归之于净土。

  2,归元无二,宗教息争因为佛教的宗派很多,所以我们要强调一下,大家各立门户互相诽谤这很不好。非但现在有啊,从前就已有了。在宋朝,就是徽宗皇帝的时候,有个太尉,请诸山长老在家里开个无遮大会,谈谈各宗的修证。所以请了宗下的、教下的,禅宗、天台宗、唯识宗等各宗祖师都来参加。徽宗皇帝听到这个消息,也青衣小帽扮成一个普通人的形象,参加他们的法会。这个时候,华严座主就提问题了,他说:“我们教下认为,要三大阿僧祗劫才能成佛,你们宗下倡导明心见性,说可以当下见性成佛。这不符合佛说。假如你们一棒一喝能透得过我五教,我就信服你们。你们禅宗祖师很有几位在这里呀,你们哪一个来讲讲看。然后,他大喝一声,问:“这一喝,可能透得过我华严五教吗?”华严宗依据的佛经是《华严经》,华严五教,我们知道,就是小乘、始、终、顿、圆,天台化法四教是藏、通、别、圆。华严座主向禅宗发问:“请问你哪一位来?”这时候圆悟勤禅师已经年纪大了,80多岁,用眼睛看看净因成小禅师,意思是你来讲吧。净因成禅师会意,他就说了:“好,这位师父提的问题不值得我们大师来和你讲,由我小长老来给你答复一下吧。”他说:“你华严五教就是小乘、始、终、顿、圆喽,对不对?”“对。”“我先把你们五教的教义、宗旨念一下,然后再说怎么透过。小乘是讲有喽,对不对?”“对。”小乘是讲有,有法可修,有涅槃可证。所以小乘罗汉证得有余涅槃嘛。“始教,大乘始教是讲空的。”“是的。”“终教,大乘终教是非空非有,对不对?”“对。”“顿教,大乘顿教是讲即空即有,对不对?”“对。”“大乘圆教是非有而非空,非空而非有,这叫圆教,是不是?”“对呀,是这样的宗旨。” 小禅师就说了:“那好,我透给你看。”喝!喊一声,问大众:“你们听到没有?”众人说:“听到了。”“听到了,这就是有了,透得过你的小乘了。”过一阵子,久了,这个声音就没有了,他再问大众:“你们还听到没有?”“听不到了。”“听不到,这是空了,大乘始教透得过了。”这位小禅师又说:“现在是无,刚才是有。假如刚才没有,现在说什么无呢!刚才还有,现在又没有了。有时不有,空时不空,不是非空非有嘛?非空者,因为刚才有;非有者,因为现在无,这不是非空非有嘛?透得过你的终教了。”他又说:“说空之时,因有才说空,假如没有有说什么空呀!说有之时,因为空嘛。那么,说有之时,空在有喽,所以这不就是即空即有嘛?空就是有,有就是空嘛。”众人说:“说得对呀。那么大乘圆教呢?非空而非有。”他说:“不要住相。我一喝不做一喝用,我尽管喝,没有喝过。诸子百家,百工技艺,都可以做。说有之时,纤毫不立;说无之时,周遍法界。因为这个相都是假的,空,不是断灭啊!你不要着相,从现象显妙用啊,所以诸子百家,百工技艺,莫不如是。“”哎,“大家说,“哎,说得很好,透得过。”徽宗皇帝在座位上说:“哎呀,真说得好,这个禅宗真是好。” 大祖师都是互相赞叹认可的,不互相争斗。现在,各个宗派之间的斗争越来越坚固了。净土宗讥讽禅宗,说禅宗不稳妥。它根本就不知道禅宗的立场。所以我们说净土宗不要讥讽禅宗,禅宗不要骂净土宗是小乘,净土宗也是大乘,因为净土宗有很多种修法呢,观想念佛、观相念佛,从有相念佛到无相念佛,无相念佛到实相念佛,从实相念佛证到本性。它也是大乘,一样的嘛,所以宗宗相通。自己不知道,就说这些不三不四的话,诽谤佛法,自己遭报应啊!尤其是对密宗不理解的最多。这些人说密宗不相干,密宗都是鬼神法。其实密宗真正是圆满法,因为它是依照西藏人的根器设立起来的,西藏人普遍没有什么高的文化水平,所以一定要从最低层次第修起,要先磕大头、念百字明、做上师供、念四皈依,这样从生起次第开始修起,慢慢地修到圆满次第。如果把密宗教义都看全了,全部都了解了,就一定会赞叹。弘一大师从前就作过一篇忏悔文,忏悔自己诽谤密宗的罪过。他起初不知道密宗的好处,也说过密宗不好,密宗是鬼神法,后来看到全文,哦,深自忏悔,是自己说错了。他劝告大家,不懂密宗不要瞎批评,以免遭罪。所以现在净土宗人说禅宗不好,也一样遭罪啊。

  3,修习心密者需注意两个问题:死坐与狂禅关于明心见性,我们修心中心密法的人要注意避开两条歧路:一个是死在黑山背后,偏空了。另一个是以为一悟即休,狂了。首先“空”并不是“没有”的意思。有人问我:“哎呀,佛法空空空,我们将来都空了,一点都没有了么?”我说:“不对,不对,不对!你的空是没有了,那是顽空,我们说的空,是妙有真空。”空,并不是没有相,而是不可得。你拿不到,取不到。捕风捉影,能有所得吗?所以叫你一切放手,叫你潇洒自在,证得大道。不是说空空空,没有东西。有人就说我们修佛法啦,不要做工作顶好啊。哎哟,我说:“不对,不对,不对。”不要做工作怎么行呢?在做工作当中正是锻炼你啊。我们成道光靠打坐不成功,你坐在山洞里做功夫,死在黑山背后怎么行呢?死水一潭不能成道。据说玄奘法师取经的时候,在半路上看到一座山上有紫气,他说:“这个山洞里面一定有长者修道。我们大家找找看。”找呀找呀找呀,因为年深月久,山洞给草呀、泥呀、石头呀、灰呀堵住了,看不出来。细细看有点影子,大概这是山洞,大家来挖。挖呀挖呀挖呀,挖出来了,里面一个人坐着打坐。玄奘法师说,让我来摸摸看,摸摸他的心口。为什么摸心口?第八识就在我们心包里,第八识是暖寿识,心脏这个地方还是热的。所以一摸,这里是热的,哦,他入灭尽定,没有死。玄奘拿引罄来敲:叮,叮,叮,叮,引他出定。慢慢这个人眼睛睁开来了,看见玄奘法师,发楞:“啊,释迦佛给我说法来了啊。”玄奘法师说:“我不是释迦佛,释迦佛已圆寂久矣。”你看,释迦佛在周昭王时候,和孔子老子同时出生的,玄奘法师是李世民时候的人,唐朝人,多少年下来了?他说:“我在这里山洞里,坐等释迦佛出生给我说法的,那晓得我错过机会了。”哎呀,哭了,错过机会了。你看,这个定入多少年哪,他坐得好吗?好不好啊?不好。这是硬压,压住你人不动。所以光是靠打坐坐死了不行。后来玄奘法师说:“你不要哭了,大乘佛教我们震旦现在有了,是佛说的法。但你这个身体因年代太久,不能用了,还是换个躯壳吧,去投胎吧。到我们震旦,看那个黄墙头,琉璃瓦,高楼大厦的人家,你就跑去投胎好了。”“好好好,受教受教。”他走了,好,这下子是真死了,走了。玄奘本来是让他去皇宫投胎,但他投胎是投胎了,投到什么地方?投到尉迟恭家里面了。尉迟恭是当朝王爷,帮李世民打天下,封了王的,他家也是琉璃瓦、黄墙头、高楼大厦。这一投胎一个转生啊,习气重得不得了,好色好得不得了。因他是王子嘛,横行天下,最后淘气砸了太庙,就是皇帝的宗庙,这下子可是闯了大祸,要杀头了。只是有一样,在唐朝,出家做和尚可以免杀,那么尉迟恭只好让他出家做和尚了。他还不乐意,可不出家做和尚就要杀头,没办法呀。他就想了个办法:我把我的东西带了走,我的女人我的财物都带到寺庙。就这样,前前后后装了三车,人称三车和尚。你说这样子能了生死吗?不能了生死,所以不行。要等到玄奘法师取经回来之后,给他说法,慢慢教育他,他才慢慢地把这个习气改过来,这些东西都放弃不要了。后来,他成为玄奘大师的传人,法相宗的大师。这就是窥基法师的故事。其次,我们要警惕狂禅。现在有些人喜欢耍小聪明,他懂得了这个理之后:“哦,明白了,明白了,喝酒吃肉抽烟不要紧,我晓得这都是空啊。”阿弥陀佛,你能空得了吗?南北朝梁武帝时有个禅师,是和宝志公同时的,他爱吃牛肉。宝志公劝他:“你不要吃牛肉啊,你将来要遭报的。”他说:“不要紧呀,吃就是不吃。”宝志禅师说:“你将来会变成牛的。”他说:“哎,做牛就是不做牛嘛。”宝志公说:“噢,你有这么好的功夫啊?吹大气吧?”因为心不空,又吃牛肉,这禅师下一生就变成一条牛了。既然是牛,就要拉车耕田挨鞭子了:“哎呀唔,苦死了。不得了了。”宝志公看见了这条牛:“哎呀,这不是某某禅师嘛,你怎么不说啦,做牛就是不做牛。”这牛一听,懊悔来不及,赶快在树上撞,撞死了才解脱啦。所以说吹大气没用处。很多这样的人,懂得一点道理就狂妄得不得了:“哎,不要紧,不要紧,你们不要修了,不要修了,不要用功,不要用功。”什么话!好好做功夫。真的,这番功夫有得锻炼了。我们试看六祖大师吧,六祖大师悟道之后,隐藏在打猎队伍当中十五年之久,干什么?磨练习气、除种子啊。十五年之久,还不是一天两天啊。所以现在有人动不动就说:“哎呀,师父啊,我已经明白道理了,我怎么事情上还透不过去呀?”问他:“你练几天呀?”“才三五天。”“哦,三五天就成功了?这么快啊?!”大祖师都不知多少年呢。香林澄远和尚说得更清楚:“老僧四十年不杂用心,才打成一片。”赵州和尚的那个偈子大家都知道:“赵州八十犹行脚”,行脚就是参善知识。为什么?“只为心中未悄然”,心里还不太平啊,还有东西啊。“及至遍参无一事,方知虚费草鞋钱”,到最后心中太平了,打成一片了,动静一如了,这才知道,哎呀,我本来是佛嘛,佛本来如此嘛,参禅用功,是多做的事情嘛。但是多做的事情不多做,为什么?功不唐捐。因为你的习气不这样就除不掉。所以我们要好好用功,不用功不行啊。

  4,明心见性与保任除习指点大家见性很容易,实实在在是见相就是见性。因为相从心生,没有佛性就没有相,森罗万象就是我们自性的影子。就等于我们的这个佛性是个大镜子,大镜子现的影子,镜子总不能离开影子吧。你说我镜子里没有影子,那你不是镜子,是镜子一定有影子。你照天有天上的云彩,照地有地上的纹彩,照人现人,照狗现狗,它一定都有影子,没有影子不可能。我们的佛性,是一定现影子,一定会启用的。佛性就是真如妙体。我们常常说佛性就是真如,真如就是佛性,在宗下是通称的。现在台湾有位居士把它分开来,他说:“真如妙体就是根本,佛性是启用,两回事,不是一回事。”其实你分也好,不分也好,总而言之就是这回事。从体启用,体相用三即一,一即三。你不能起用,那是罗汉,形同死人。所以罗汉也是一种生死,是另一种生死,因为不能动嘛,还是一种生死。所以我们做功夫就要明白,在事上来磨练除习。不要以为一悟就行了。前面我们也讲了,坐在山洞里解决不了问题的,要在事上锻炼才能把习气除光。因此大慧杲祖师说:“居士们在家修行得道,力量比和尚大二十倍。”为什么?居士磨练多啊。妻子儿女烦恼多得多啊,这么大的烦恼你磨练出来,火中生莲,真了不起。但是你要磨练得起啊,被磨练倒你就完了,就成了妻子儿女的奴隶了。这里面要非常小心。我们纵然明心见性了,不是马上就能够超脱轮回生死。因此,净土宗人常常讽刺禅宗人:“你们纵然明心见性了,生死也不了,不如我净土宗好,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就万事大吉,就成道了,一生补处成佛。”是啊,刚刚明心见性,我们八识的种子还在呀,烦恼种子未曾动啊。法相宗说得很清楚:“发起初心欢喜地,俱生犹自现缠眠,远行地后纯无漏,观察圆明照大千。” 这四句话的意思是说,刚刚打开来见到本性时,大多数人还自救不了。比如现在教给大家:“你见相就是见性了,这是你的性啊,你别着相啊,时时刻刻不要着相,这是见性哦。性就是无相的,是无见无闻的,就是前念已断后念未起的当中的无念之念哦。”你认得,你以为这就好了?不行啊,这自救不了啊,因为到事上一练就把你练倒了,所以要好好地除习气。首先,我们要真正地作功夫,要圆证佛性。先要初证,我们参禅要到无心可心时,时节因缘到来,碰着,磕着,啪,打开来了。这是亲证,没有证到不行。我们修心中心法的人,用念咒入门,一心持咒,心念心闻,把妄念截断,啪,脱开了,内而身心,外而世界,一时销陨。这就证到观世音菩萨所说的境界:生灭灭已,寂灭现前。生灭就是有相的东西,如我们的念头,抽象的念头,都是生灭法,这些都灭光,寂灭就是不生不灭的本性,就自然现前。这是证悟,证到这个地步,到事上锻炼就比较有力量了,不然的话,一到事情上,就被事情拉了跑,忘记所以。其次,关于保任与定功的问题。如果你一点定力没有,是不行的,一定要有相当的定力,才能从事上透过去,这就需要作功夫。本来明心见性是靠智慧,不是靠禅定,所以六祖说:“只论明心见性,不论禅定解脱。”为什么不谈禅定解脱?因为你真正开悟了,是有大智慧的,认识这个世界宇宙万有都是假相,不是实有,不值得留恋。反过来,认识这是自性所显现的影子,是我的自性,我们还恋什么东西?一切都是我自己,我自己取自己吗?不取。无取无舍,这是很自然的。要真正证到才有力量。没有证到,光是一点理解不行。证到了,智慧中就包含着定力,你自然不执着。所以临济大师说:“若有意,自救不了。”临济大师指示我们见性,很慈悲的啊,他说:“诸位,赤肉团上有一个无位真人。”赤肉团,就是我们的身体;无位真人嘛,就是说我们的佛性。“要认得这个无位真人吗?即今说法听法者是。”就是现在这个能说能闻的能量。注意,不是说我能听能闻的那个心,能听能闻的心是妄心。这个发起能闻能念的能量,这个是无相的,这是你的佛性。你虽然明白这点还是自救不了,所以接下来他还有三玄三要,要一步步证到解脱自在的境界。因为你习气还浓厚得很呀,我执、法执还是有,缠绕着你、不放松,遇缘种子就起现行了。所以还要打磨习气。悟道之后的人不继续用功,会悟后迷。有人不理解,开悟了还会迷啊?会迷!因为你不继续用功嘛,种子没有动嘛。你才悟到一点理,事上你还没有做到,所以悟后要好好用功啊,把你习气种子消光啊,才能将第八识转为第九识--庵摩罗识,翻译成中文就是白净识。这还是识,还不是智,要转识成智啊,所以要做功夫、锻炼。所以临济大师就教我们,认识本性之后,晓得相是性所显现的,不着相,这样在事上磨练,绵密保护。他说,悟后要保任。保任有两重意思,先是保护,然后放任。保护到家了才能放任,没有保护到家就放任,就不得了,就闯大祸,就要莽莽荡荡遭殃祸。反之,若保死了不懂得放,也不行。

  5,明心见性后的归宿与圆证佛果若真彻见自性者,了知自性本无来去,也就不存在归宿的问题。但对于很多修学心中心的人来讲,仍有迷惑着相的习气,也就难免会考虑归宿的问题。所以我们大家可以根据自己的愿望,发愿往生兜率净土和极乐世界。至于禅宗,禅宗有禅宗的立场,禅宗只要发大愿:“我一定要成佛道度众生,不成功誓不罢休,生生世世地做!”有这个大愿的力量,维持你自己能够人身不失,来世可以接下去修,就有这个力量,所以说假如我们真正明心见性了,就比如我前面指给大家,你真正深信不疑了。假如你还有疑惑,那就不行。真正不疑了,这是佛性,然后就可以在事上锻炼了。你锻炼得不好,不要紧,顶多顶多七生天上七返人间,你也就把这个思惑去掉了。我们的烦恼分为:见惑、思惑、尘沙惑、无明惑。首先,见惑是知见上的错误。知见要端正,很容易啊。我们明白了本性,知见就端正了。知见正就不会受邪教所引诱,现在有人常常上邪教的当,就是因为知见不正嘛。你自己着神通,要神通,那个人正好投你所好:“要神通嘛,快到我这里来呀,我这里神通多得很,你要什么神通,我给你什么神通啊。”那么你就象苍蝇见血一样,呼,飞过去了,飞过去就上他的当了。他是什么神通呀,他都是假的,都是附体的。比如严新吧,严新到美国来,说显大神通什么的,都是骗骗你的。其实严新是蟒蛇精附体,他说他的老师是树上的白胡子老头,树上的白胡子老头是大蟒蛇精盘在树上。这些都是邪教,不是正教。所以我们真正认识自性、真正开悟了,这个知见就正了,身、边、邪、取、戒这五种见惑就断了。这五种错误的见解能够引起人强烈的烦恼,因此叫五利使。其次,思惑也有五种,叫五钝使,就是贪、嗔、痴、慢、疑,就是对境生心的迷惑啊,很难除。因为这是修所断烦恼。前面的那个是见所断烦恼,知见正就断了。后面这个贪、嗔、痴、慢、疑是修所断烦恼,要一点一点地修,修了才能断,所以要一步一步地走。断烦恼的过程也就是证体起用的过程。三界内的见思二惑又可以分为四住烦恼。一、见一切住地,是将三界的见惑,汇集为一地。二、欲爱住地,是欲界的思惑。三、色爱住地,是色界的思惑。四、有爱住地,是无色界的思惑。除了上面我们说的三界的见惑“见一切住地”外,还有欲界爱住烦恼,就是欲界的思惑。我们就在这个欲界。淫欲界,是最低下的。上面还有欲界天共六层,六层天的天人都有淫欲心,男女会相爱。欲界有爱住烦恼,因为有爱,就执着住在上面了。所以我们的社会上,经常可以看到某人爱哪个人,没有得到,就得相思病了。他住在上面不放啊。男女很多嘛,你换个女的嘛。不行!就非她不可!你看,生相思病死掉了,这真是做孽,自做孽,不可活。这个欲爱之外,其他的色爱还有很多。欲界的东西很多嘛,什么古董、字画、玉器,多得很。我常常讲的我们大陆的靳绍山,唱京戏的,你们可能知道,给梅兰芳配戏的靳绍山,唱《霸王别姬》很出名的。他爱猴子、八哥、金鱼这些小动物。我看美国人爱小动物的也很多,爱狗、爱猫,爱什么的都有。靳绍山爱这些东西,可一下子把他所爱的动物都摔掉了。什么缘故啊?他出去了,那猴子顽皮呀,把金鱼缸的金鱼捞起来摔摔,都摔死了。靳绍山回来了一看,哎呀,我的金鱼怎么都摔死在地上啦?那个八哥在上面多话了:“阿三!阿三!阿三!”靳绍山给猴子取的名字叫阿三。“哦,是阿三摔的。”哎呀,把猴子抓住打它一顿。猴子恨死了:“你这个鸟多事,害得我被打一顿。”等靳绍山出去了,这个猴子爬上去,把笼子里八哥抓住,扑,把它摔死了。靳绍山回来:“哎呀,八哥怎么被摔死了?哦,一定是猴子,要死要死。”一气,把猴子一摔,猴子也摔死了。好了,一下子都没有了。我们这个世间的人呢,就这样,有欲界爱住烦恼。有所住就有烦恼,有烦恼就要闯祸。所以要除习气啊,把这些爱住烦恼先除掉。再上一层,就是色界爱住烦恼,是色界的思惑。色界的东西比欲界更精细了,更好啦,比男女相爱更好啊。所以我们做功夫的人,入定之后,二禅喜,三禅乐,住在那个乐境里面不想出来了。爱住嘛,爱就住在里面不出来了。才有所住就变成窠臼,就是掉在阱陷里面不能成道了。你住在里面还能成道吗?所以色界爱住烦恼不好,要把这个也除掉。怎么除呢?我们做功夫入定了,不能住定,不要贪着这个乐境,就除掉了。我们做功夫有三种境界,就是空、乐、明。身体化空,快乐无比,这种快乐不是世间快乐能比的,往往有些人就住在里面不想动不想出定。定久了就会大放光明,因为你真定了嘛,心空了嘛。我们的佛性本来就是一大光明藏,朗照十方无所障碍。所以我们讲的要发通,先要能够发光。这是目建连尊者写的一本书上说的,因为目健连是佛大弟子中神通第一者,他的神通最大。他说,要发通,有个先兆,就是大放光明,光明有多大?他用柴草光打比方,因为从前还没有电,从前是烧火了。他说,入定后象烧百千万旦柴草一样大放光明,这样发起光来,你的神通也就开发出来了。我们现在的人往往发了一点光:“嘿,现在好了,我这里发了一点光。”哎,要死了,你发一点光算什么东西啊!我们不要见这个光啊,赶快不要睬它!这是妄光,不是真光,真光是朗照大千世界的。所以说“观察圆明照大千”嘛,这个是法相宗说的,就是说我们的真光朗照十方净土世界,都照得到的,不是只照西方,东方南方看不见。我们作功夫,就是要放下对空乐明的执着,真光才能显现。这是说的断除色界爱住烦恼。有爱住地,是无色界的思惑。无色界,看起来是一点相都没有了,无色嘛,其实有,只是精微得很,不是一般眼睛能见到。如果修定的人执着无色界的定境,仍有爱住烦恼存在。比如你喜欢无色界最高层非想非非想天,会得到八万大劫的寿命,八万大劫都在定中,前四万个劫渐渐地入定,后四万个劫渐渐地出定。八万大劫过了之后,怎么样呀?出定了,一看:“哎呀,还是有相嘛,怎么没有相?不对呀,还是有嘛。”嚯,妄念又起,就反动了。反动了就造业,造业了就受报。所以即使是修到非想非非想处天,你还得下来,还是生死不了,不好。所以我们要把这个也除掉,才能圆证佛性。再次,断除四住烦恼后,还有尘沙惑与无明惑没有除掉,才刚刚证到八地菩萨。所以我们修法这条路很长啊,不是一下就成功的。证到八地菩萨之后,在度生过程中除去尘沙一样的微细惑,还剩下无始无明,即根本无明。就是无明住地烦恼还在,即法执未除。这时候倶生我执除了,倶生法执还没有除,还要上上升进,九地、十地、等觉、妙觉、圆觉。所以密宗说十地菩萨才成佛,就是这个道理。你们看,佛法本来是无法可说;可是,讲起来也是滔滔不绝。而且,佛教中的任何一宗就包括一切宗。就象净土,一句阿弥陀佛就能包括一切宗。对禅宗来说,一个“禅”就能包括一切宗派。真的呀,门门相通嘛,互通互摄,没有妨碍。我们自己不知道,就成阻碍了,就门户各立。其实都是因为自己知识不够,不圆满,才导致了门户之争。所以我们要知道,一切现象,都以自性为归;一切修行的方法,都以明心见性为宗旨。这叫“无不从此法界流,无不归还此法界”。正所谓一门通则诸门通,一门不通就门门不通。真正的大修行人,都是能认识到这个根本的人。古人云:“会万物为己者,其惟圣人乎?”真的呀,你连一门都没通,所以才闹意见,我说你不好,你说我不好,其实都是一样啊,门门互摄的啊。

 







• 这叫习气,这叫烦恼,这叫业障 • 念佛方法:联想经文念佛法 • 毁 谤 • 财富的处理法 • 供养佛、供养法、供养僧 • 真正学佛人,对死亡没有恐惧 • 绝不被他扰乱 • 财富来了我散掉 • 仁者寿,义者富 • 佛教以孝为本论 • 济公活佛 • 念佛的好处 • 那才叫真信 • 不是佛法错,是你自己学错 • 念念都有私心,这就是道眼未开 • 临 终 须 知 • 心不清净损失大 • 饮食影响性情 • 皈依无量觉 • 奶粉里搀三聚氰胺







· 元音老人:外道见,见取见,戒禁取见 · 元音老人:五住烦恼 · 元音老人:《楞严要解》(二) · 元音老人:怎么见到这一真法界呢 · 元音老人:恒河大手印三讲 · 元音老人:谈念佛三昧和打坐念佛的方法 · 元音老人:芸芸众生哪个不是为了这个躯壳忙 · 元音老人:《楞严要解》 · 元音老人:怎样才能把微细流注斩断呢? · 元音老人:解密三个字—“观自在” · 元音老人:消业往生与带业往生 · 元音老人:佛法修证心要问答集《六》 · 元音老人:什么是中阴身?人人都有中阴身吗... · 元音老人:修道人因知见的差别,修证的果有... · 元音老人:何谓大手印 · 元音老人:大机大用 · 元音老人:恒河大手印二讲 · 元音老人:念佛要诀



· 慧律法师:痛苦在于追求错误的东西 · 印光大师:何为三谛,三观? · 宣化上人:不可躺着读经 · 随缘随分,一心向道 ,这是真正觉悟! · 宣化上人:《佛说阿弥陀经》的力用 · 人药王子 · 宣化上人:你今生骂人,来生就会被人骂 · 定弘法师:现在社会造恶非常容易 · 印光法师如何论放生? · 宣化上人:新年不要忧愁,新年不要哭,这就... · 印光大师:放下好高务胜之念头,以愚夫愚妇... · 印光大师:哪些人是净土法门所摄之机? · 宣化上人:修道不可生嗔心 · 佛典故事:释迦牟尼如何能成佛? · 元音老人《大手印淺釋》要點摘抄(三) · 十奢王之子 · 净界法师:认识生命真相—造作业力 · 蔡礼旭:弟子规与佛法修学 第18集

回向文:愿以此功德,庄严佛净土。上报四重恩,下济三途苦。若有见闻者,悉发菩提心。尽此一报身,同生极乐国。

尚思学佛修行网 http://www.fotuo365.com
友情链接:般若文海 净空法师专辑 寿康宝鉴 寿康宝鉴 安士全书 学佛改命网 弘善佛教网
声明:本站为公益性网站,以弘扬佛陀教育为建站之宗旨,净化心灵、启迪智慧。
网站内容均收集于网络或网友上传,若有侵权敬请告知,本站将及时更正。阿弥陀佛!
意见或建议敬请联系:在线留言

手机扫码,在手机上浏览本站!